笔趣阁 > 玄幻小说 > 孙猴子是我师弟 > 01112 少爷,你又调皮了(第二更,求月票求订阅)

01112 少爷,你又调皮了(第二更,求月票求订阅)

    傅玉书看了看金肆,又看了看自己身上的穿着。

    还有这些天所受的苦,他一个人在外,连最基本的生存技能都不知道。

    开始的两三天,他在破庙中度日。

    找一些野味来充饥,勉强能活下来。

    苦苦期盼着金肆归来。

    顺便给他带点吃的。

    可是左等右等,也不见金肆回来。

    傅玉书只能去城里,想着找点事情做。

    结果他只应聘到了丐帮,为乞讨事业添砖加瓦。

    这些日子将会成为傅玉书人生的新起点。

    原本傅玉书觉得,自己得到了锻炼,也还不错。

    二十几天以来的所见所闻,也让他的阅历有了长足的进步。

    所以就结果而言也不坏。

    可是此刻看到金肆好端端的站在眼前。

    而且看起来过的还不错,不……应该说的比自己过的好很多很多。

    傅玉书心态爆炸了。

    凭什么啊,自己才是逍遥谷的大少爷。

    为什么自己要受苦受累?

    为什么金肆就能够有这么富丽堂皇的马车坐?

    可是青松在眼前,他即便想弄死金肆也不行。

    至少明面上要保持自己的风度与气概。

    “金肆,我也想你。”

    这时候独孤凤冒头了。

    傅玉书这些日子过着苦日子。

    看到独孤凤就像是看到仙女一样,呆了。

    独孤凤有些恼,本小姐是美若天仙,可是也不是谁都能盯着看的。

    独孤凤看向金肆,算了,这狗东西更不是玩意。

    阴铁雄虽然没搞懂局面,不过还是老老实实的不吭声。

    一行人又多了个傅玉书。

    傅玉书自己都没想到,能够这么轻易的加入队伍,取得青松的信任。

    多半是金肆的功劳吧。

    看起来青松很信任金肆。

    不过这更坚定了傅玉书弄死金肆的打算。

    若是能借着金肆的死,获取青松的信任和同情就最好了。

    傅玉书在别的方面不行,可是在这方面,他已经在心里有了草稿。

    只等机会到来,然后他就能实施行动。

    借着金肆的死大做文章。

    不过在这之前,先要掌握目前的情报,这才是最重要的。

    特别是那个浑天宝鉴到底在谁的身上。

    是在青松身上,还是在那女子的身上。

    途中休息的时候,傅玉书终于找到了机会。

    大家都忙碌着,生火的生火,打猎的打猎。

    只有金肆靠在树下,仰着头打瞌睡。

    傅玉书对金肆非常无语。

    你说你一个下人,一点都没有下人的觉悟。

    别人都在忙,就你在这里偷懒。

    你不死谁死。

    傅玉书看了眼周围,这里距离他们休息的营地有几步路的距离。

    “醒醒。”傅玉书将金肆推醒。

    “少爷,有事?”金肆打着哈欠,揉着稀松的睡眼。

    “将你这些天与青松相遇相处的经过,原原本本的告诉我。”

    “刚才说的,基本上已经非常详细了。”

    “那浑天宝鉴在哪里?”

    “少爷,我说在我这你信吗?”

    傅玉书冷笑:“你说呢。”

    金肆撇了撇嘴:“少爷,在青松身上。”

    “那浑天宝鉴到底是什么东西?”

    “说起这浑天宝鉴,那就说来话长,相传天地初开,鸿蒙初生,万物生灵刚刚苏醒,天外飞来一块陨铁,那陨铁带着无上神威,撞击了大地……”

    傅玉书听着金肆絮絮叨叨的说了半天。

    “为何还没说到浑天宝鉴?”

    “因为我说的这些和浑天宝鉴没关系。”

    “那你说了半天?”

    “主要是为了衬托史诗感。”

    “什么鬼?”

    “简单的说,浑天宝鉴就是一本来历很吊的秘籍。”

    “那为何要送去武当?”

    “我还没编好……不是,是我还没打听到。”

    傅玉书心想也是,金肆说到底也只是个下人。

    那浑天宝鉴如此重要的东西。

    肯定不会告诉金肆这个下人。

    “你跟我来。”

    金肆老老实实的跟在傅玉书身后。

    走到更偏僻的地方,傅玉书停下脚步看向金肆。

    “金肆,这些日子你过的倒是很逍遥啊。”

    “呵呵……是挺不错的。”金肆咧嘴笑着。

    突然,傅玉书出剑刺向金肆。

    金肆随意的避开,故作惊慌。

    “少爷……你要做什么?”

    “要你的命!”傅玉书再攻。

    金肆又一次避开:“少爷,别闹。”

    “哼……本少爷的剑可不是那么好躲的。”

    金肆又一次避开:“少爷,你的剑还挺好躲的。”

    听到金肆的话,傅玉书更怒,一记连环刺。

    可是金肆左腾右挪,将傅玉书的剑招逐一避开,一剑都没命中。

    “呵呵……少爷,你肯定是在和我开玩笑。”

    傅玉书已经有点急躁了。

    原本他想着,以自己的武功要拿下金肆,那还不是举双手之劳。

    结果这都出了十几招了,连金肆的屁都没摸到。

    “少爷,你动杀气了。”

    傅玉书不开口,继续的猛攻。

    可惜依然是摸不到金肆的衣角。

    傅玉书不明白,这小子身法为何如此之高。

    终于,傅玉书放弃了。

    看来要在短时间内拿下金肆是不可能了。

    傅玉书恼怒,自己要杀他,他居然敢躲。

    “哈哈……金肆,我之前是和你开玩笑的,就是想试试你的武功。”

    “呵呵……少爷,你说我信不信。”

    “没错,本少爷就是要杀你,你又能如何?”

    傅玉书索性也不装了,直接撕下伪装。

    “少爷说笑了,我当然能做很多的事情,比如说向青松揭穿你的真面目。”

    “你觉得青松会信你吗?”

    “我不在乎他信不信我,只要我说了,到时候少爷你的计划就要落空,青松必然会对你产生防备,你想窃取天蚕功,窃取浑天宝鉴,乃至救出老谷主都将变成镜花水月,而对小人则没什么影响,大不了就是走就是了,我又不是非赖在青松身边。”

    “你敢!!”傅玉书勃然大怒,低吼道。

    “我为什么不敢?毕竟可是少爷你先想杀我的,大不了一拍两散,你不让我好过,那我也不让你好过。”

    “金肆,你若是敢坏我大事,逍遥谷必不会放过你。”

    “回头我就给青松说逍遥谷余孽的藏身地,让他带人将你一户口本全平了。”

    “你要怎么样才能就此罢休?”

    “那就要看少爷你的诚意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