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玄幻小说 > 孙猴子是我师弟 > 01114 抢夺秘籍(第一更,求月票求订阅)

01114 抢夺秘籍(第一更,求月票求订阅)

    “飞扬,谁让你来这里的,回去后山。”青松呵斥道。

    “掌门……我……”

    青松瞪了眼云飞扬。

    在这魔头面前,你凑什么热闹。

    是嫌自己活的太舒坦了是不是?

    金肆看着被驱赶走的云飞扬,脸上露出笑容。

    回到山门,青松总算是能够喘口气,好好的修养一番。

    虽说在路上,他的伤势已经恢复的七八分了。

    不过身体依然还挺虚的,主要是接客次数太多。

    这一路上不止是阴铁雄接客,他也接。

    这几个月下来,基本上就没睡过安稳觉。

    此刻的他身心俱疲,只想好好的找个地方睡一觉。

    金肆则是找到了后山。

    正好看到云飞扬正在和一个老头说话。

    金肆习惯性的拿出黑巾围在脸上。

    那老头正与云飞扬聊的正欢。

    突然感觉一股气扑面而来。

    老头脸色惊变,一把将云飞扬拉到身后。

    下一刻,前方飞沙走石,金肆宛如闪电一般冲破尘埃,疾射向老头。

    老头目光中露出几分骇然,低喝一声,右掌蓄了八成功力,猛然劈向金肆。

    可是下一瞬,金肆的身形骤然消失。

    老头这一掌轮空,却显露出疲倦之色。

    不过他并未放松警惕,而是紧张的搜寻金肆的踪迹。

    “师伯……”云飞扬叫道。

    “别吵,来者武功惊世骇俗,老头子我要全力应付。”老头并未回头。

    老头名叫燕冲天,青松的师兄。

    不过这些年为了修炼天蚕功而走火入魔。

    武功时灵时不灵。

    还好今天自己的武功没拖后腿。

    只是,即便现在武功灵,燕冲天依然心头震惊。

    对方到底是什么人?居然有如此匪夷所思的压迫。

    并且对方的身形如此诡异,在自己的面前一闪而过,居然就不见了踪影。

    “师伯。”云飞扬又一次叫道。

    “别吵别吵,都说了别吵。”

    “师伯……”

    “都说了……”燕冲天回过头。

    看到了金肆,此刻他正一只手掐住云飞扬的脖子。

    “阁下想必也是武林名宿吧,这么欺负后辈不好吧?”

    “少废话,交出天蚕功,不然今天这小子必死无疑。”

    “呵呵……”燕冲天笑了:“阁下在说笑吧,天蚕功乃是本门绝顶神功,你用一个外门的弟子威胁我,未免儿戏了一点。”

    “呵呵……”金肆也笑了起来:“是吗,可怜的外门小子,既然没用,那本座就杀了他。”

    金肆的手劲猛然增大,云飞扬的脖子已经被掐的凹陷下去,满脸通红。

    燕冲天惊怒,想上去救云飞扬,可是金肆身上杀气一闪而过。

    “你敢过来,我就让他立刻身首异处,再说了,你不是说他无用吗,既然如此,何必浪费力气。”金肆淡淡的说道:“倒是这命苦的小子,至死都不知道自己的生父是谁,从小在这武当山上受苦受难,死了倒也解脱了。”

    “住手!!”

    燕冲天在武当地位极高,可是自从走火入魔后,就一直过着隐居生活。

    平日也就云飞扬会过来陪着他唠嗑。

    他也将云飞扬当做自己孙子一般。

    刚才他之所以那么说,主要也是想让金肆放过云飞扬。

    却不料此人心狠手辣,没用的人居然要当场杀了。

    云飞扬满脸通红,终于昏死过去。

    “哦对了,你知道吗,其实这小子也会天蚕功。”金肆笑呵呵的说道。

    燕冲天大喝道:“胡说八道,飞扬从小就不曾接触过武功,如何懂得天蚕功,而且飞扬心性醇厚,绝对不可能偷学武功。”

    “他是不会偷学武功,可是他亲爹却能传他武功。”金肆笑呵呵的说道。

    “你是说……他生父也在武当山上?”

    “不止如此,而且他生父还会天蚕功。”

    燕冲天脸色惊疑:“这……这不可能,飞扬……怎么会,你在胡说。”

    “可怜的娃,至死都不知道自己的生父是谁,每天晚上都会有蒙面人来教他天蚕功,却不知道那人就是他的生父,哈哈……下辈子投胎,不要再当青松的儿子了。”

    金肆猛然拍在云飞扬的背后。

    原本就处于昏迷中的云飞扬猛然喷出一口鲜血。

    直接瘫在地上,再也没了声息。

    “飞扬!!!”燕冲天怒吼道,双眼赤红,身上的真气滚滚:“我要你死!”

    燕冲天全身功力翻滚,一掌拍出,宛如龙吟虎啸。

    金肆同样抬起一掌,接住了燕冲天这一掌。

    砰——

    惊雷轰鸣,地动山摇。

    燕冲天吐出一口血,倒飞出去。

    燕冲天不敢置信,对方居然一掌将自己击败。

    对方的功力何等雄厚?

    金肆漫步而来,而燕冲天此刻全身法力,气海空空如也,根本就站不起来。

    金肆上前来,一指点在燕冲天的气海中。

    燕冲天又吐了口血,他的武功被金肆废掉了。

    “邪魔外道,要杀要剐悉听尊便。”

    “我不止要杀你,还要将武当上下屠尽。”

    “哼,我武功高手如云,你杀的了我,可是想要屠尽武当上下也是痴心妄想。”

    “是吗,如今你这武当第一高手败在我手下,青松又受伤归来,武当上下何人是我对手。”

    “啊……师伯,飞扬。”

    就在这时候,一个少女的声音传来。

    “婉儿,快跑……”燕冲天看到婉儿来,立刻惊呼道。

    婉儿是他的师弟的女儿,也是云飞扬青梅竹马一起长大。

    武当第一美少女!同时也是武当唯一的女子。

    “哈哈……来了个漂亮的姑娘,本座有福了。”金肆已经拦在了婉儿面前。

    “阁下武功高绝,何必为难一个女孩,辱人清白。”燕冲天一边吼一边吐血。

    “拿不到天蚕功,找个姑娘也算是补偿,嘿嘿嘿……”

    “天蚕功给你,不要伤害婉儿。”

    “早说嘛,这不就结了吗,害我杀人性命,罪过罪过。”

    燕冲天心中积郁,被金肆气的又吐了口老血。

    “秘籍呢?”金肆伸手问道。

    “老夫默写给你。”燕冲天说道:“就看你敢不敢练了。”

    “呵呵……你只管胡乱默写,我让这小姑娘也练着,到时候看我先死还是她先死。”

    “卑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