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玄幻小说 > 孙猴子是我师弟 > 01121 弟子送您一程(第三更,求月票求订阅)

01121 弟子送您一程(第三更,求月票求订阅)

    傅玉书终于露出了笑容。

    来人正是风雨雷电四大护法。

    而雷鸣正是金肆的师父。

    自己克不金肆,难道他师父还不行吗。

    这次来的除了风雨雷电四个护法,还有几十号兄弟。

    金肆也挺佩服傅玉书的,他居然能够无声无息的将这大几十号人弄进武当山地界。

    不过这也是武当自持玄门正宗,正道魁首。

    觉得不会有哪个瘪三敢冒犯武当。

    所以也就属于防守,这才给了傅玉书带人潜入武当地界的机会。

    “我听少谷主说,你背叛了逍遥谷,原本我是不信,如今却是不得不信。”雷鸣对金肆没什么感情,原本就只是培养工具人,能指望他投入多少感情。

    不过听说自己门下出了叛徒,雷鸣的脸上有点挂不住。

    更何况这个叛徒还是自己器重的金肆。

    “师父,你怎么来了。”

    “我不能来吗?”雷鸣冷哼道,看着金肆的眼神非常不善。

    “师父,这可是武当山,对于逍遥谷的人来说,这里就是龙潭虎穴。”

    “本座想来就来,谁能阻我?”

    “不愧是师父,这舍我其谁的霸气,无人能及。”

    “现在才想着讨好本座?晚了。”

    “师父,其实我没背叛逍遥谷。”

    “背叛少谷主,就是背叛逍遥谷。”

    这是政治立场问题,雷鸣当然不会偏袒金肆。

    金肆无奈的耸了耸肩:“好吧,既然师父认定弟子背叛逍遥谷,那就来吧。”

    金肆摊开双臂,闭上眼睛:“我这条命是师父给的,如今就将命还给师父。”

    “雷护法,小心有诈,此子阴险狡诈,不得不防。”傅玉书与金肆接触时间不短,知道金肆绝对不会这么轻易的束手就擒。

    “呵呵……他的那些把戏,都是本座玩剩下的,本座就不信,他在本座面前能翻出什么浪花。”雷鸣冷笑上前:“你想死,本座成全你。”

    雷鸣知道逍遥谷出来的弟子,绝对不会轻易赴死。

    都是死人堆里挣扎出来的人,个个都很惜命。

    雷鸣来到金肆前方,举起手中的剑,斩向金肆。

    突然,金肆的手指夹住了雷鸣的剑锋。

    “谢谢师父手下留情。”

    雷鸣脸色一沉,看着金肆那张欠揍的面孔,抬起左掌就朝着金肆当头劈下。

    金肆金肆同样抬起手掌,双掌相交,雷鸣被震退丈许。

    雷鸣的脸色惊疑,这小子的内力居然如此浑厚。

    自己居然没占到便宜。

    “师父,这一掌算是报答您的养育之恩。”金肆微笑的看着雷鸣。

    “把命留下,这才算是报答。”

    “哎……师父,没想到我们的价值观差距这么大。”

    “死到临头,还在那胡言乱语。”

    “我们师徒似乎还没有真正的打过一场,就借这个机会做过一场吧。”

    雷鸣没有退缩,不过脸色却是前所未有的慎重。

    刚才那一掌已经让他知道了,自己这弟子恐怕已经青出于蓝而胜于蓝。

    不过比武比的可不止是功力。

    他自信以自己的经验,足以胜过金肆。

    雷鸣藏在背后的手掌微微一抖,一枚毒针出现在掌心中。

    这,就是经验!

    下一刻,雷鸣就蓄力一掌拍向金肆。

    金肆同样朝着雷鸣拍出一掌。

    雷鸣嘴角微微上扬,这一掌,有了。

    突然,他看到一记寒光,只见金肆的掌心多了一把匕首。

    匕首上还泛着幽光,明显是啐毒了。

    雷鸣吓得连忙收掌退后。

    老子尼玛的就是藏了一枚毒针,你tm的藏毒匕首!过分了吧你。

    “金肆,你卑鄙!”

    金肆嘿嘿的笑了笑:“师父,咱们彼此彼此嘛。”

    “要打就认真的打一场,死生勿论。”雷鸣收掌一甩,将毒针甩掉,随后又看向金肆:“到你了。”

    金肆丢掉毒匕首,又从袖子里丢掉几枚毒箭,再从怀里丢掉几颗弹丸,再从裤裆里掏出一把毒镖,再从后领里掏出一个勾爪……

    雷鸣看的头皮发麻,这尼玛是我教出来的?

    “好了,差不多了。”金肆看向雷鸣:“师父,既然是公平对决,您是不是也把兵器丢了,不会是想在兵器上占便宜吧?”

    雷鸣冷笑一声,真将兵器丢掉了。

    “本座不会在兵器上占你便宜。”

    雷鸣可是老江湖了,要杀一个人,从来就不止是靠着刀剑,智慧才是最可怕的武器。

    雷鸣有很多没教过金肆的武功,都是一些歹毒的武功。

    “今天为师就最后教你一次……”

    雷鸣话没说完,就看到金肆又从裤裆里掏出一把剑。

    “抱歉,师父,我最喜欢的就是占便宜。”

    雷鸣惊怒,这尼玛的这么长一把剑,你到底是怎么藏到裤裆里的?

    “小子,我可不记得自己教过你剑法。”雷鸣依然有信心。

    轻喝一声,雷鸣双掌如爪,朝着金肆抓去。

    可是下一刻,金肆剑锋流转。

    雷鸣的一支手飞了起来。

    “师父,这是利息,我两次都没要你的命。”

    雷鸣脸色剧惊,捂着断腕飞退。

    太快了,刚才那一剑实在是太快了。

    这小子什么时候学得的如此出神入化的剑法的?

    “此子武功太高,大家一起上!”雷鸣喊的同时,自己则是在飞退。

    风、雨、电三位护法同时冲上去。

    呼——

    三颗头颅整整齐齐的飞了起来。

    “师叔啊、师伯啊……你们死的好惨啊。”金肆悲嚎起来。

    雷鸣的脸色僵住了,怎么可能!?

    这怎么可能?这小子如何能有如此恐怖的武功的?

    他现在终于相信金肆两次手下留情了。

    金肆的演技已经炉火纯青,悲嚎三秒钟,就收起了情绪。

    甩了甩剑锋上的血迹。

    “师父,走吧,别为逍遥谷卖命了。”

    “哼!走?本座生是逍遥谷的人,死是……”

    嘶——

    雷鸣的头颅飞了起来。

    “既然如此,我就送师父一程。”

    金肆随手将剑锋掷出,刺入雷鸣无头的尸体。

    “弟子也没什么好送的,这把剑就当是送您最后的礼物。”

    金肆看向傅玉书:“乖孙子,还继续么?”

    傅玉书震惊于金肆的武功。

    可是,他还不打算偃旗息鼓。

    老子带了这一票兄弟来,你真当是来赏夜景的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