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玄幻小说 > 孙猴子是我师弟 > 0189 要不要买个套餐?(求月票求订阅)

0189 要不要买个套餐?(求月票求订阅)

    “阁下,这余掌门与在下有旧,阁下如此羞辱余掌门怕是不妥吧。”

    “他灭了人家门,如今我们是苦主,找他报仇雪恨,对他做什么是理所当然的,不是吗。”金肆理所当然的说道:“再说了,莫大先生也是江湖人,该知晓在江湖上,多大的理都抵不过这腰间的剑。”

    莫大想了想,意味深长的看了眼金肆。

    “阁下言之有理。”

    莫大绝非那种迂腐之人。

    而且余沧海平日风评当真非常差。

    如今人家苦主报仇,他也懒得多事。

    要是对方真是什么善良妇孺。

    莫大就算是拼着性命不要,也要为对方寻一个公道。

    可是既然是苦主寻仇,那就没什么好说了。

    再则,余沧海武功不俗,对方既然能够拿下余沧海,恐怕也不好相与。

    “哦对了,我们路上遇到嵩山十三太保,看起来他们也是冲着衡山去的,莫大先生最好尽早做准备,嵩山派此番来者不善,呵呵……你那个小师弟想要全身而退,怕不是那么容易。”

    “多谢阁下报信。”莫大对这个消息并不意外,甚至是早有预料,或者是收到什么风声。

    只是,衡山派注定不会为了刘正风而与嵩山派大动干戈。

    即便是莫大,他也只能隐匿自己的身份,用自己的方式保护自己的这位师弟。

    “话说你们衡山派有没有什么漂亮的小师妹小师姐之类的?”

    莫大一口老牙差点崩碎了,愤怒的看着金肆:“我衡山派不是勾栏。”

    “我就随便问问,用得着这么大呼小叫的吗。”金肆撇了撇嘴,又压低了声音说道:“你知道我这么个绝顶高手,怎么会给小小的福威镖局的人报仇吗?”

    莫大先是楞了一下,可是随后又认真考虑起来。

    金肆的武功毋庸置疑,能够拿下余沧海,据说还去青城派弄死了几十号人,都足以说明金肆武功绝顶。

    一个小小的福威镖局还真容不下这样一尊大神。

    “他们大当家送了我个婢女,喏,就是平的那个。”

    金肆的脸上写满了,快用美色勾引我的表情。

    莫大点了点头,却仿佛没听出金肆的潜台词。

    “听说刘正风和魔教有所勾连,只怕这次嵩山派不止是要拿刘正风那么简单,他那一家老小估计都要被嵩山派拿来杀鸡儆猴,真可怜啊,刘正风好像还有刚会走路的儿子。”

    金肆眼角偷看了眼莫大,心里有点急。

    “可惜衡山派也不会帮他,刘正风一辈子为衡山派吃苦受累,到头来还要被衡山派抛弃,衡山派保全自己,置身事外,倒是很明智啊,什么狗屁江湖道义都得活着,可怜刘正风期期盼盼着衡山派能伸出援手,最后却落的家破人亡的下场,好可怜。”

    “(;乛д乛)”莫大。

    金肆自来熟的搭在莫大肩膀上:“要不要买个套餐?我这套餐物美价廉,性价比超高。”

    “什么套餐?”

    “保全性命,价格是一个衡山女弟子,只要一个衡山女弟子,我保你师弟全家老小性命。”

    莫大听到这里已经没了兴趣。

    可惜金肆丝毫没有自知之明,继续道:“三个衡山女弟子,我保你师弟升官发财,十个衡山女弟子,就算是让我帮你灭了嵩山派也没问题。”

    “那如果嵩山派也送女弟子呢?”

    金肆顿时为难起来,莫大轻哼一声,跳上驴背就走。

    “别走啊,我这是盗亦有道,只要你衡山派买了套餐,我就使命必达……别走啊,这买卖好商量。”

    看着莫大远去的背影,金肆一阵失望。

    远远眺望着,就盼着莫大回心转意。

    在破庙逗留了一晚,金肆一行人就上了衡山。

    今日衡山派到处都是远道而来的江湖中人。

    刘正风的宅邸其实不在山上,而是在半山腰。

    看这宅邸就知道刘正风身家殷实丰厚。

    而刘正风平日里倒是颇为仗义,出手阔绰,又是衡山的背景。

    若是有江湖中人求助,刘正风都会慷慨解囊,几十年下来结交了不少江湖中人。

    这次刘正风金盆洗手,自然是宾客云集。

    “那不是余掌门吗?”

    “他这是怎么了?怎么被人拴着?”

    “好大的胆子,居然如此羞辱余掌门。”

    几个江湖中人跳了出来。

    “你们是什么人?胆敢如此羞辱余掌门。”

    金肆看了眼前来为余沧海强出头的几个江湖中人。

    “你们先搞清楚,你们有没有余沧海和青城派叼,然后再决定要不要强出头。”金肆看了眼这几个江湖中人。

    那几个江湖人一阵恍惚,他们突然意识到。

    余沧海都落入对方手中,而且听这语气完全不在乎青城派。

    不管是来头还是实力,怕都不是寻常之辈。

    自己这强出头,若是能帮的到余沧海自然是好事,落了个人情。

    可要是出头不成,反而与对方结下仇怨,那就得不偿失了。

    看对方有恃无恐的样子,这几个江湖中人顿时有些退缩了。

    “哈哈……”这时候,后院传来一声豪迈的笑声。

    一个面色红润,头戴冠冕,留着三寸须的中年男子走了出来。

    此人正是这次金盆洗手的主角刘正风。

    “阁下,虽说你远来是客,可是余掌门也是刘某朋友,刘某不管阁下与余掌门有何恩怨,可是在这衡山派上,还请阁下给刘某几分薄面,放了余掌门如何?”

    “好啊。”金肆露出笑容,手中狗绳一扯,余沧海脖子上的绳索被扯下:“余沧海,给你个选择的机会,你是要去还是要留。”

    余沧海打了个哆嗦,他分明的感觉到金肆声音里的杀意。

    “我……我……”

    “余掌门,若是有难处只管说来,刘某虽然不才,却也愿意护你周全。”

    护你妹啊,你再叼能有嵩山十三太保叼吗?

    “在下……在下不走。”余沧海低下头说道。

    金肆一只手搭着余沧海的肩膀,同时笑呵呵的看着刘正风。

    “刘大侠,你看,这可不是我强人所难,是余掌门不走,而且,他就喜欢被狗绳拴着,对吧,老余。”

    余沧海这时候要是应了,今后怕是再无颜在江湖上走动了。

    可是,如果不应,他丢的可不止是颜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