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玄幻小说 > 孙猴子是我师弟 > 0210 我会充分的考虑手下的感受(求月票求订阅)

0210 我会充分的考虑手下的感受(求月票求订阅)

    除了多玛姆和金肆新收的狗腿子之外。

    其他恶魔都被金肆的天碍震星笼罩。

    “我诅咒你!白piao客!我诅咒你……”

    恶魔们的怒吼与哀嚎换不来金肆的回心转意。

    轰隆隆——

    天碍震星坠落在小岛上。

    所有的恶魔都在天碍震星下灰飞烟灭。

    少数恶魔只不过是降临了分身,他们的损失不大。

    可是绝大多数的恶魔都是主意识降临。

    一波下来,亏的底裤都没了。

    多玛姆和狗腿子都刷新了对金肆的认知。

    狗腿子名叫凯博,一个低劣的惧魔。

    只会一些低级的诅咒魔法,肉搏和人类一个水平。

    “嗯,那些肮脏的恶魔没有了,空气都变得清新了。”金肆畅快呼吸着空气。

    狗腿子凯博表示很尴尬,考虑要不要抗议一下。

    不过考虑到金肆的恶毒与小肚鸡肠。

    他还是决定以沉默面对金肆。

    “小多啊,现在带路吧,那个黑暗裂隙在哪里。”

    多玛姆没反应,金肆一把抓住多玛姆的脖子:“你是不是对这个名字有什么异议?只管说,我这个人相当民主,会充分的考虑手下的感受。”

    “没有,绝对没有,小多这个名字非常可爱,还带着一点小俏皮,我很喜欢。”

    “乖,带路。”

    “那个……”

    “说。”

    “在那颗陨石下面。”多玛姆无奈的看着金肆。

    啪——

    “你不早说。”

    多玛姆捂着脸,一脸委屈,你也没问。

    “算了,我这个人最大的优点就是宽容,对别人宽容,对手下更宽容。”

    狗腿子和多玛姆面无表情。

    宽容?你问问压在陨石下面的那些恶魔亡魂,他们信不信。

    “你们两个,去挖一个通道出来。”

    多玛姆和狗腿子看了眼比小岛还要大上一号的陨石,然后又看了看金肆。

    “boss,您取消召唤不可以吗?”

    “这是需要磨练你们的意志,你们要学会感恩。”

    取消个屁,天碍震星只有召唤选项,没有取消x键。

    多玛姆要哭了,自己可是灵体,要怎么挖矿?用脸吗?

    金肆显然没打算和他们讨价还价。

    ……

    半年后——

    金肆坐在海边钓鱼。

    远处的多玛姆和狗腿子卖力挖矿。

    多玛姆也不是完全没用。

    虽然他是灵体,不过他能使用黑魔法。

    比如说用黑魔法腐蚀岩石,比如说给狗腿子施加狂暴魔法。

    整整六个月的时间,多玛姆和狗腿子一直在努力挖矿。

    多玛姆和狗腿子兴奋的跑来金肆面前。

    “boss,挖通了,挖通了。”

    金肆回头看了眼多玛姆和狗腿子。

    狗腿子泪流满面,他是主要输出担当。

    这半年的时间,他感觉自己都强壮了。

    每天两件套,猩红狂暴、疲劳压制。

    金肆则是咸鱼了半天,至少在多玛姆和狗腿子眼里。

    原本金肆自己来的话,几天就可以解决的问题。

    他偏偏要拖了半年时间。

    事实上这半年时间里,金肆一直在适应小岛上弥漫的黑暗能量。

    同时也在计算自己能承受多少黑暗能量。

    金肆将鱼竿塞给狗腿子:“我回来之前,给我钓一条金枪鱼上来。”

    “boss,这里是浅水区……”

    “那就去给我去深水区钓。”

    ……

    金肆进入通道的时候,黑暗能量就已经顺着通道涌出来。

    不过这种浓度的对金肆没有半点压力,就连身边跟着的多玛姆都感觉不到压力。

    越是深入,黑暗能量就越浓。

    就连多玛姆都开始难以再接近。

    黑暗能量灌入体内,并不是什么很好的体验。

    不过金肆这些年下来淬炼肉身的作用在这时候就发挥出来了。

    “boss,我无法再继续前进了。”多玛姆痛苦的说道。

    黑暗能量侵蚀着他的灵魂。

    这就像是将身体放在火上烤一样。

    “那就在这里等着我。”金肆说道。

    金肆继续前进,突然,原本注满了通道的黑暗能量毫无征兆的倒流。

    巨大的气流瞬间将毫无征兆的金肆往里推。

    金肆差点没站稳,暗骂一句大意了。

    下一瞬,通道四壁就开始崩塌。

    金肆抓着岩壁也随之松动。

    同时黑暗能量就像是被引爆了一样,海量的黑暗能量从通道的后方迸发。

    毫无疑问,这是多玛姆的手笔。

    不知道狗腿子凯博有没有份,仅凭多玛姆一个,估计也不可能瞒着狗腿子凯博。

    所以更大的可能性就是他们两个都有参与。

    不过这时候金肆来不及思考怎么报复他们两个。

    爆炸的黑暗能量产生巨大的破坏与冲击。

    直接将金肆往通道的更深处推。

    轰——

    突然,通道消失了。

    金肆被冲撞进了一个虚无的黑暗空间之中。

    金肆漂浮在虚无之中。

    这里除了黑暗之外,什么都没有。

    暴虐的黑暗能量不断侵蚀着金肆的身体。

    而这种侵蚀远比金肆计划的更为凶猛。

    自己以为的充足准备,在这黑暗空间中不值一提。

    难怪多玛姆在原剧情里不得不舍弃身躯。

    金肆现在不得不选择更粗暴的方式来接纳黑暗能量。

    金肆让黑暗能量在身体里过一遍,然后直接排出体外。

    唯一值得庆幸的是,金肆的抗性发挥了极大的作用。

    如果正常情况下,在进到这里后,短时间内金肆的肉身就会因为黑暗能量而坏死。

    就像是一个人暴露在强辐射下的后果是一样的。

    强壮的身躯,再加上强大的耐性。

    给了金肆充足的时间调整自己的身体状态。

    不过金肆将所有的时间都给了活下去。

    增强实力什么的,那都是次要的。

    活不下去,一切都是空谈。

    随后的十年时间里,金肆一直浸泡在黑暗能量之中。

    不断的增强自己对黑暗能量的抗性。

    用黑暗能量淬炼自己的肉身,这是一个非常不错的选择。

    黑暗能量高腐蚀的特性,让金肆觉得自己就像是硫酸泡澡。

    原本金灿灿的皮毛,如今都被染成了黑色。

    第十一年的时候,金肆突然发现黑暗能量减少了。

    金肆有些纳闷,不可能啊,自己才吸收多少黑暗能量?

    要知道多玛姆成为黑暗维度主宰后,可是直接从二流黑魔法师飙升为宇宙级大佬。

    就自己这些年吸收的黑暗能量,撑死也就是宇宙级跳梁小丑。

    可是黑暗能量确实是在减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