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玄幻小说 > 孙猴子是我师弟 > 0298 天下第一绿茶(第九更,求月票求订阅)

0298 天下第一绿茶(第九更,求月票求订阅)

    今日每天的工作就是在镇子上视察。

    金肆带着一票狗腿子,指着眼前成排的烂房子:“这里看起来是块风水宝地,我打算在这里建一家酒楼,你们看怎么样?”

    “好……坛主真是独具慧眼,奇思妙想,信手拈来,小人佩服佩服。”林小六当即拍起马屁。

    “好,去,每个房子给他们几十两银子,让他们滚蛋,今天没滚的,就把他们全下锅。”

    另外一个分坛弟子立刻上前说道:“小人这就去将这里的百姓赶走,就这破房子,要不了几个钱。”

    金肆一脚踹在那弟子的腰上。

    “你看不起老子的眼光是不是?”

    ——————

    “不是……小人是……是想着为坛主省钱。”

    金肆又跟着一脚,那弟子没气了。

    “老子要买的是风水宝地。”

    林小六以及其他分坛弟子冷汗直冒。

    今天又死了一个。

    “是是,这狗东西有眼无珠,既然是风水宝地,自然不能吝啬一点小钱。”林小六连忙补充道:“坛主,我们这个月的用度又用完了。”

    林小六很无奈的看着金肆。

    金肆用钱是真的不眨眼的。

    这几栋破房子,别说给几十两了,用他们天下会的名号,一两银子其实都可以不用付。

    他们天下会是干什么的,作奸犯科,杀人越货那是家常便饭。

    就算给钱,一栋房子给个十两八两都是这些平头老百姓赚大了。

    金肆还非得为了证明自己的眼光给几十两。

    有钱也不是这么败的啊。

    更何况咱也不是什么暴发户。

    “没事,我今天又拿到帮主的印信一张,回头我去找账房的要。”

    这已经不是金肆第一次这么做了。

    每天就用他歪歪扭扭的字迹冒充雄霸的书信。

    效果显著,第一次雄霸亲自下场,然后默认了这张书信。

    第二次是派文丑丑来,然后被金肆削了一顿,后来就没再来过了。

    金肆上山的时候,发现今天总坛上宾客云集,张灯结彩。

    金肆拉住一个天下会弟子。

    “今天这什么日子?看起来挺热闹的。”

    那天下会弟子认得金肆。

    没办法,就金肆前几次的行径,想让人不认识都不行。

    “今日是帮主纳收新夫人的大喜日子,金坛主不知道?”

    “我艹,雄霸这个狗东西,娶老婆也不喊一声,我们帮主夫人在哪里?我要去瞅瞅。”

    知道了雄霸的小老婆的位置后,金肆就心急火燎的跑去围观了。

    金肆透过窗户,看到厢房内几个侍女正围着一个凤冠霞帔的女人张罗打扮着。

    那女子看着得有三十岁左右,面若桃花,柳眉凤眼,虽然身上的服饰厚重,却也掩不住的丰满。

    身边一群漂亮的小姑娘与之相较,也显得黯然失色。

    金肆摸着下巴,三十岁的女人已经算老了。

    雄霸是哪里找来这么漂亮的女人。

    等等……这个时间点应该是雄霸收风云为徒的时间。

    这个女人应该就是聂风的老妈子颜盈吧。

    天下第一美女,果然名不虚传。

    “雄霸真有眼光。”金肆抹了把口水,大咧咧的就往前走。

    “大人,前方是夫人宅院,帮主有令,闲杂人等不得入内。”婢女上前阻止金肆的脚步。

    金肆捏了把婢女下巴:“小丫头,嫁人了没,长得真水灵。”

    婢女吓得连忙退后,金肆哈哈大笑着推开厢房门。

    屋内一众婢女都是花容失色。

    “金某拜见帮主夫人。”

    雄霸小老婆颜盈倒是镇定自若,凤眼扫了眼金肆。

    “金先生有何贵干?”

    “没干,就是看看。”金肆直勾勾的看着颜盈。

    颜盈秀媚一挑,脸色薄怒。

    “金先生不觉得此举乃是以下犯上,甚为不妥吗?”

    金肆咧嘴笑着:“不妥?没有啊,你是没见过我不妥的举动,要不要看看?”

    颜盈可不是什么大家闺秀。

    虽然谈不上什么水性杨花,可是那也绝对是新时代女性的典范。

    聂人王意气风发的时候,颜盈扑上去。

    聂人王被雄霸打败身死,颜盈再换雄霸上位。

    雄霸落魄了,她又换成了破军,破军之后又是绝无神。

    说她是天下第一美女,十年前估计是。

    不过要说她是天下第一绿茶,那妥妥的前无古人后无来者。

    就在这时候,雄霸赶来了。

    雄霸从婢女那得知金肆闯入自己小老婆的闺房,心急火燎的赶来。

    “金坛主,你为何会在这?”

    “啊……走错路了。”金肆笑呵呵的回答道:“我还没恭喜帮主喜得良配,真是男才女貌,天作之合,天生一对,天下无双,天生我材必有用。”

    “呵呵……”雄霸知道金肆没文化,不过这货行事向来没有章法规矩。

    这半年多来,雄霸早就被金肆搞得心烦意乱。

    原本他以为金肆不外乎贪慕权贵,背叛无名依附自己。

    可是现在他才明白,怕不是无名把他赶走的。

    无名天下会虽说也有内斗,可是那都是背地里的手段。

    可是金肆就把那些手段摆到台面上。

    看谁不顺眼,削一顿。

    看谁顺眼了,还是削一顿。

    即便是他这个帮主也拿金肆没办法。

    不过是碍于情面,不方面主动出手。

    可是这次金肆犯了这么大的忌讳。

    跑到自己的新婚妻子闺房来捣乱。

    是个男人都不能忍。

    “这可不是走错路能够解释的。”雄霸眼中寒光凛冽。

    金肆似乎没意识到问题严重性。

    “那我认错,自罚俸禄,年底结算,我还有事,先走了,拜了个拜。”

    雄霸负在背后的双掌早已蓄势待发。

    趁着金肆转身之际,双掌全力的劈在金肆背后。

    金肆踉跄了一步,雄霸也是楞了一下。

    金肆回过身看着雄霸。

    也不管雄霸现在是什么心态,上去直接揽住雄霸的肩膀。

    “雄帮主,今天是你大喜的日子,我就当做这事没发生过,你这天下会看着还是挺不错的,你也挺不错的,你媳妇也挺不错的,你女儿也是挺不错的,我就是喜欢这里的氛围,所以我们就保持现在这状态,如果有一天这层关系捅破了,要么就是我当了你的女婿,要么就是我把你的脑袋垫在屁股下面,考虑清楚。”

    雄霸满脸通红,双目凶戾的看着大摇大摆离去的金肆。

    这还是他第一次真正的与金肆交手。

    可是这也让他的心情跌入谷底。

    金肆的武功居然如此之高。

    自己十成功力的一击,居然无法伤及金肆分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