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玄幻小说 > 孙猴子是我师弟 > 0299 我这条舌头名叫诚实的舌头(第十更,求月票求订阅)

0299 我这条舌头名叫诚实的舌头(第十更,求月票求订阅)

    “丫头们,都起来。”

    金肆一把掀开女孩们的被褥。

    这大冷天的,女孩们全都发出尖叫。

    “全都穿好衣衫。”金肆大声吆喝道:“一刻钟内到院子里来,没到的今晚陪我睡觉。”

    一刻钟的时间不到,女孩们就穿的整整齐齐的站到金肆面前。

    “那个谁来者,年纪最大的那个。”金肆指着年纪最大的女孩。

    “师父,我叫若兰。”

    若兰今年十岁,不过不是年纪最大的。

    只不过金肆指的是她。

    “你不是年纪最大的吗?”

    “不是。”

    “算了,随便了。”金肆挥了挥手。

    这一帮小豆芽,没兴趣记她们的名字。

    “看你们这几个月来,吃也吃的差不多了,今天开始跟着我习武。”

    众女孩你看我,我看你。

    其实她们也预料到了。

    反而是金肆的这句话来的有点迟。

    这好吃好住几个月,她们差点都忘记了金肆是收徒的。

    金肆打着哈欠,先每个人发个糖果血菩提。

    一颗血菩提加好几年的经验,什么技能装备都还没有,先代练走一波。

    这就是有大号带的好处。

    “拿去,给你们几天的时间,把心法口诀背下来,今天就到此为止。”

    林小六跟在金肆的旁边:“坛主,您辛苦了。”

    “准备午饭,饿了。”

    “是。”

    十个女孩的资质有好有差。

    金肆基本上就是放养。

    武功丢给她们,她们自己练。

    练好练坏都无所谓。

    ……

    “帮主,这是金坛主给女孩的武功。”

    林小六双手高捧,递给雄霸。

    雄霸接过秘籍,仔细端详起来。

    一边翻阅,雄霸一边连连点头。

    “果然有独到之处。”

    雄霸开始按照秘籍上的路线开始运功。

    一周天运转下来,雄霸发现自己的功力增长了不少。

    “确实是少有的奇功。”

    雄霸沉吟下来,这内功心法确实相当不错。

    与自己的三分归元气相辅相成,立刻就能体现出优势。

    可是单凭手中这内功心法,绝无可能修到那种程度。

    自己的十成功力一击,居然只是让金肆稍稍晃了一下身子。

    “他除了教那些女孩武功,可还有其他的举措?”

    “金坛主还给那些女孩一种红色的果子,那些女孩吃了后,个个都是精力旺盛,气息充盈,应该是某种能增强功力的奇果。”

    “哦?每个女孩都有?”

    “是,这几日,每个女孩都给了两枚。”

    “你说的红色果子是什么样的?”

    “两指大小,红彤彤的,外皮有点,虽然小人没吃过,不过隔着两三丈的距离,也能嗅到一股果香。”

    雄霸心中一动,这似乎是血菩提。

    据传血菩提一枚就能增加十年功力。

    —————

    金肆既然能够随意的给每个女孩两枚。

    那他自己怕是也吃了不少。

    难怪有那么深厚的武功。

    原来全赖这血菩提。

    “小六。”

    “小人在。”

    “还有一件事要交你去办,你可愿意。”

    “帮主您只管吩咐,小人赴汤蹈火,在所不辞。”

    ……

    “坛主,这可是上好的金陵百里香,小人可是千辛万苦托人送来的,外面一坛就要百两银子。”

    “好,干的不错,自己去库房领赏。”金肆提起酒坛。

    虽然金肆不好酒,不过能有好酒送上,金肆一样来者不拒。

    打开封盖,一股浓郁酒香扑鼻而来。

    “是好酒。”

    林小六相当懂得做人,隔三差五就给金肆送上好酒。

    金肆是该胡闹的还是胡闹。

    该为非作歹的继续为非作歹。

    日子过的还算是悠闲。

    整个天山镇,不管是平民百姓还算天下会帮众开设的店铺。

    基本上都没逃过金肆的毒手,全都祸祸了一遍。

    大量的平头百姓逃离天山镇。

    至于金肆的那些女弟子。

    本来天赋资质就不算出众,金肆又没怎么督促她们修炼。

    武功进境差强人意。

    不过好歹有两枚血菩提打底。

    一枚血菩提能涨十年功力,第二枚五年功力。

    所以她们虽然武功差,可是功力都有十五年上下。

    夜里——

    金肆刚刚躺下没多久。

    突然听到外面的嘈杂声音。

    金肆起身挠了挠脑袋。

    批了件衣服推门走了出去。

    “干什么乱哄哄的。”

    却见外面上百个人齐聚,个个都举着火把,将金肆的住所围得水泄不通。

    就在这时候,后面又过来十几个人,每个人手中都提着一个女孩,全都是金肆的弟子。

    “坛主,不好了,不好了……”

    林小六慌忙的跑到金肆面前。

    “搞什么?这些什么人啊,抓着我的弟子干什么?”

    “坛主……他们是……”

    噗嗤——

    林小六毫无征兆的对着金肆的腹部捅了一刀,然后迅速抽身退后。

    金肆一屁股坐到门框上,捂着腹部。

    “林小六,你tm的知不知道我最近油腻吃的太多,有点消化不良,你还往我这里捅。”

    林小六露出得意之色:“坛主,真是抱歉,这都是帮主的命令,小人也是被逼无奈。”

    “帮主?怎么可能,帮主英明神武,器宇轩昂,怎么可能让你干这种事。”

    “是我让他这么做的。”雄霸走了出来。

    “帮主啊,你可得为我做主,这狗东西偷袭暗算我,而且还污蔑你短小细。”金肆大叫起来。

    “好了,金坛主就不用在这里装疯卖傻了。”

    雄霸咬牙切齿的看着金肆。

    “帮主,话说你真的能满足颜盈那个小婊砸吗?我最近几次去总坛的时候,路过你们家门口,看到她好像在朝我丢眼神,表示她今晚有空。”

    下方一众天下会帮众发出蚂蚁帮的议论声。

    所有人看着雄霸的眼神都变了。

    雄霸满脸怒火。

    “你知道我最讨厌的是什么吗,就是你这条舌头。”

    “帮主你还真有眼光,我这条舌头名叫诚实的舌头,专说大实话。”

    “死到临头还不自知,今日你便是有上天入地的本事,也难逃死期。”雄霸怒喝道。

    “逃?帮主,你是看不起我?还是太看得起自己了,真不是我自吹,就凭小六这一刀,也就对我的实力造成了0.000001%的伤害。”

    “金坛主,那把匕首上还有见血封喉的剧毒,你即便功力高深,也不过是延迟发作而已。”林小六得意的说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