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玄幻小说 > 孙猴子是我师弟 > 0301 戏,到此为止(第二更,求月票求订阅)

0301 戏,到此为止(第二更,求月票求订阅)

    金肆咧嘴尴尬笑着:“其实帮主是真找错人了,我宁可看一百遍颜盈秘史,也不可能背的下一套武功秘籍的,更何况还是我不练的。”

    “小六!杀!”雄霸怒火中烧。

    锵——

    林小六的刀锋斩在金肆的脑袋上,溅起一阵火星。

    “啊抱歉,我这脑袋装满了智慧,智慧是坚不可摧的,你挑软的地方来。”

    林小六脸色一变,再三步并作两步,提刀又是一斩。

    锵——

    刀锋在金肆的肩头反弹。

    “等我话说完,我这肩膀扛着兼济天下的重担,早已磨砺的刀枪不入,也砍不动,再换个地方。”

    林小六低头一看,看来要试试下三路了。

    林小六双手握着刀柄,往下一捅。

    锵——

    “抱歉,我这里寄存着一切的希望与梦想,你可以杀死我,可是你杀不死我的梦想与希望,所以建议你换个地方再试试。”

    好气人有没有?

    林小六这次直接提刀捅金肆的胸膛,特别是之前就被他捅过的伤口。

    进去了!林小六狞笑的看着金肆。

    可是这次金肆面无表情。

    “我的胸襟这么宽广,只有同样宽广的事业线可以填满,区区一把刀是无法填满我的胸襟的。”金肆咧嘴笑着。

    林小六终于变色了,连忙退开。

    金肆伸手拔下胸口的刀。

    “哎……快乐的时光总是来的快,去的也快。”

    雄霸也是脸色剧变。

    “杀了他的女弟子。”

    金肆看向那些抓着女孩的天下会门众。

    “谁动她们一根寒毛,我就杀你们全家,睡你们老婆,打你们儿子。”

    金肆轻描淡写的语气里却透着一股杀气。

    那些普通的门众弟子全都摄于金肆的杀气,僵在原地不敢动。

    “好了,时间不早了,雄帮主,你该回去睡觉了。”

    雄霸看到金肆胸口和腹部的伤势正在以肉眼可见的速度痊愈。

    霎时间,雄霸头皮发麻。

    这到底是什么武功?

    居然有如此奇效。

    可是雄霸不信邪,那化功散可是他精心为金肆准备的,不可能无效。

    他更愿意相信金肆是在虚张声势。

    三分归元气!

    雄霸对着金肆全力推出一掌。

    砰——

    这次,金肆纹丝不动。

    可是下一刻,金肆手掌隔空一抓。

    雄霸的身躯不受控制的飞到金肆面前。

    “你……”

    “雄帮主,你这种武功在江湖上连前十都排不进去,不是别人夸你几句绝顶,你就真的绝顶了。”金肆轻轻拍着雄霸的衣衫,整理着雄霸的衣领子。

    这是雄霸第一次感受到如此的绝望与无力。

    在金肆面前,他彷如稚童一般。

    金肆看向十个女孩,原本抓着她们的天下会门众就像是中邪一样松开她们。

    “来,到我身边来。”

    女孩们全都来到金肆身边。

    就在这时候,雄霸看到金肆的额头打开了,第三只眼。

    这tm的是什么邪门的武功?

    雄霸有一种非常不妙的预感。

    这种感觉在不断提醒他,逃离金肆的面前,逃离金肆的面前。

    黑暗.神罗天征!

    呼——

    雄霸看到金肆的身上荡开一股稀薄的黑色波纹。

    刹那间,周围所有一切都在瓦解。

    建筑房屋,还有天下会的那些门人弟子。

    就连他们身上的刀兵也没能幸免。

    当雄霸回过头的时候,除了他还有十个女孩。

    周围百丈范围内的一切都已经荡然无存。

    金肆远眺一番,打了个响指:“漂亮,差一点就波及到平民了,控制力满分。”

    可是金肆再低头一看,瞬间悲从心来,撕心裂肺的哭喊起来:“啊……我的宝典,我的秘籍,我的神功啊……”

    金肆悲愤的看向雄霸。

    雄霸只觉得头皮发麻。

    他现在终于明白了,从头到尾金肆都在戏弄他。

    “算了,没有了你,江湖就少了很多乐趣,我也会少很多乐趣,毕竟很少有你这么好玩的,对了,赔偿还是要给的,回去准备赔偿吧,再给我和我的弟子准备几辆劳斯莱斯。”

    雄霸拼命的逃,他已经不敢再面对金肆。

    这种武功简直是闻所未闻。

    再留在这,谁知道喜怒无常的金肆会不会顺手将他拍死。

    至于赔偿,他也不敢不给。

    ……

    “发财了,发财了,哈哈……小的们,把我们的家当搬上车。”

    金肆大笑着,掀开一箱箱的金银财宝。

    不愧为雄大帮主,出手这么阔绰。

    “师父……我们搬不动。”

    十双水汪汪的大眼睛看着金肆。

    她们虽说都经过金肆送经验,涨了几个等级。

    不过她们的武功还是差强人意。

    体力也就比同龄人好一些。

    就她们小猫两三招,估计都不一定打的过成年人。

    让她们搬这些几百斤的箱子,怕是先得把她们压死。

    “哎……所以我说,招什么弟子嘛。”金肆欲哭无泪:“那边的,你们先别走,先帮我搬箱子。”

    前后十辆马车,金肆还是雇佣了一些车夫。

    没办法,指望这些孩子驾车是强人所难。

    金肆自己都不懂驾车。

    不过因为他们车上的财宝实在是太丰厚了。

    以至于一路上盗匪不断。

    这也导致他们的行李越来越多。

    原本从天山镇离开的时候是十辆马车。

    走了十天,他们已经有十五辆马车了。

    “大老爷,到了乐山大佛前了。”车夫师傅说道。

    ——————

    “好,去生火做饭。”

    “小齐。”金肆到了大佛前,扯着嗓门喊起来。

    谁也不知道金肆在喊谁。

    这里方圆百里都没有人烟。

    也不知道什么人会住在这鸟不拉屎的地方。

    可是金肆扯着嗓子喊了半天,也没个人应他。

    “小齐,你要是再不出来,我就不客气了。”

    吼——

    一声震天动地的咆哮声响应了金肆的呼唤。

    火麒麟化作一团火焰冲出凌云窟。

    车夫和金肆的那些小朋友全都吓坏了。

    火麒麟来到金肆的面前。

    金肆上去就是一脚,再跟着一脚,再跟着一脚。

    “老子叫你不给应,翅膀硬了是不是?腿脚又好利索了是不是,皮又痒了是不是,胆又肥了是不是?脑子又不灵光了是不是?给你好脸色了是不是……”

    火麒麟被金肆训的没脾气,连连退后,嗷嗷的叫个不停。

    “看到我们这么多人,也不知道准备点招待的东西,还不快去准备。”

    火麒麟匆匆逃离,众人都看的目瞪口呆。

    过了几刻钟,火麒麟回来了,叼着几头虎豹。

    金肆让车夫过来给这些虎豹开膛破肚,准备今晚的吃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