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玄幻小说 > 孙猴子是我师弟 > 0331 这句话就不是你的人设能说出来的话(第二更,求月票求订阅)

0331 这句话就不是你的人设能说出来的话(第二更,求月票求订阅)

    金肆回到中华阁。

    发现步惊云回来了。

    步惊云看到金肆的时候,先是楞了一下。

    然后立刻挤出一个笑容。

    “师父……”

    “滚,我没你这徒弟。”

    步惊云恬着脸跟在金肆身边:“师父,你和我断绝师徒关系,我又没和你断。”

    金肆转过头:“哟,你别的本事没学会,这厚脸皮的技能倒是学了个满级。”

    “那是……谁让您是我师父呢。”

    “滚,别在我眼前碍眼。”

    “师父,当初是弟子误会您了,我知道其实您就是想激励弟子获取绝世好剑。”

    “不,我完全没这个想法,我当时就只是想打死你。”

    “师父,这是弟子这些年攒的钱。”

    “你看你,用得着这样吗,这些钱你给我了,你将来娶媳妇也是要花钱的。”

    金肆一边说,一边从步惊云的手中夺过钱袋子。

    “你这些年干了多少杀人放火的勾当?全都是金子。”金肆惊叹的看着步惊云:“以后要是有这样的业务,记得叫上师父。”

    步惊云叹了口气,果然,自己千言万语也抵不上这一袋金子管用。

    “师父,您原谅我了吧?”

    “我们发生过什么事吗?”

    金肆这时候已经忙着点钱,有空理步惊云。

    “……”步惊云。

    “啊,差点忘记了。”金肆一拍脑门:“我收了断浪为徒,以后你和断浪就是师兄弟了。”

    “弟子已经听师公说起过这事了。”

    “还有个事,他现在去杀雄霸了。”

    步惊云的脸色当即一变,可是又稍稍放缓:“他应该……打不过雄霸吧?”

    “大概也许可能或许……能险胜吧。”金肆挠了挠脸皮。

    “他也服用了神药?”

    “不是,他是经过剑圣特训,掌握了超凡入圣的剑法,这套剑法神妙异常,一经施展,天上地下唯我独尊,人挡杀人佛挡杀佛,这都是剑圣的错。”

    “师父……是你让断浪去的?”

    “不,不是我,是断浪与雄霸有血海深仇,当年雄霸看到断浪的母亲貌美如花,年轻有为,于是就升起歹意,意图强抢断浪的母亲,断帅自然不干,于是两厢就打了起来,结果断帅被雄霸摁在地上摩擦,经此一战,断帅郁郁寡欢,最终含恨离世,断浪母亲也是一病不起,最终夫妻双双葬在一起……”

    “等等……断帅不是与聂人王一战吗?”

    “那是中间的事,不重要不重要,总之断浪从小就将国仇家恨铭记于心,从小就刻苦学习,天天向上,并且潜伏在天下会,就是期待有朝一日能够娶走雄霸女儿。”

    “师父,其实你就是想推卸责任吧?”

    “你不要污蔑我,我没有……”

    “你其实就是想恶心我。”步惊云有些恼怒的看着金肆。

    他太了解金肆了,这家伙只要能让自己高兴,什么事都干得出来。

    只要方向对了,那么金肆的目的就不难猜了。

    反正金肆什么丧心病狂的事情都能干出来。

    “你说你,其实你要是想杀雄霸早就杀了,用得着等到今天吗,难道你还打算留着过年吗。”

    步惊云脸色为难:“孔慈不愿我与雄霸为敌。”

    金肆撇了撇嘴,他是没打算说。

    孔慈那小婊砸可是雄霸的眼线。

    就步惊云这一根筋。

    基本上是不会相信金肆的话。

    “血海深仇还瞻前顾后。”金肆撇了撇嘴:“老子隔夜仇都嫌慢,你都拖了十年了,以前你实力不够就罢了,如今实力够了,还婆婆妈妈。”

    “师父……当日不是你说,非要我们演戏吗。”

    “是你和小风风先背信弃义的好吗,你们要是能配合我演戏,我能掳走幽若和孔慈吗,反正就是你们的错。”

    “是是,我们的错,行了吧。”

    大家好,我们公众.号每天都会发现金、点币红包,只要关注就可以领取。年末最后一次福利,请大家抓住机会。公众号[看文基地]

    “你的回答太敷衍了。”

    “也好,既然断师弟出手,倒也省得我动手。”

    “哎,果然温柔乡都是英雄冢,当初意气风发的小步已经不见了。”

    “人总是会成长的……”

    啪——

    “住口,这句话就不是你的人设能说出来的话。”

    步惊云委屈的捂着脸。

    “对了师父,我这次回慕龙镇的时候,遇到一伙人的袭击。”

    “这有什么奇怪的,全天下想杀你的人那么多。”

    “不,那伙人使的不是中原的武功,个个都是用刀的高手,而且人数不少。”

    “你在什么地方遇袭的?”金肆诧异的问道。

    “就在慕龙镇外十里不到。”

    金肆的脸上露出不快之色。

    “师父,你是不是想到了什么?”

    “为什么我没有遇到袭击?是看不起我吗?我这么大个人,他们就没一点表示,这什么意思?我是透明的?”

    “……”步惊云。

    “不行,我要找他们理论去。”金肆义愤填膺的说道。

    步惊云揉了揉眉心:“师父,那您去吧。”

    反正也不用担心金肆的安全。

    自己都能轻松应付,更不要说金肆了。

    可是步惊云耳朵一痛,就被金肆揪着走。

    “师父,你去就去,拉我干什么。”

    “我怎么知道在哪里,一起去。”

    步惊云有点后悔,早知道就不提这茬了。

    金肆拉着步惊云出了慕龙镇。

    没走多远,突然发现前面有个人在草上飞驰。

    “咦,小师叔。”

    金肆一把扣住步惊云的嘴:“敢出声我就让你这辈子都用不嘴。”

    “师父……我知道……放手啊。”

    金肆和步惊云暗中跟在剑晨身后。

    一直出了慕龙镇百里左右,剑晨停了下来。

    左右看了眼后,就朝天上放了一个信号。

    不多时,几个刀客从四面八方落到剑晨附近。

    那几个刀客也很小心,先是在周围左右看了几眼后,这才走到剑晨面前。

    “你叫我们来做什么?”

    “我答应和你们合作了。”剑晨压低了声音说道。

    “哈哈……好,很好,你很聪明。”

    “我将我师父的行踪告知你们,你们派人拖住他,然后再派主力攻打慕龙镇。”

    “不不不,你想的太简单了。”刀客首领摇着头说道:“你师父武功高强,我要用多少人才能拖住他?”

    “那你说怎么办?”

    “我这里有一种药,无色无味,可以让人短时间内失去武功,你将这药混入酒水里给你师父服下。”

    “不可能!”剑晨脸色一变:“你们想害我师父。”

    “你想多了,你完全可以将你师父带到一个没人的地方,我们的目的不是你师父。”刀客将瓷瓶塞到剑晨手中:“干不干,你自己决定,如果你拒绝也没关系,反正我们还有其他的计划,不过你想分一杯羹,那是不可能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