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玄幻小说 > 孙猴子是我师弟 > 0359 在安布雷拉公司当保安的日子(第十更,求月票求订阅)

0359 在安布雷拉公司当保安的日子(第十更,求月票求订阅)

    “不要……”

    麦特试图阻止安德鲁的杀戮。

    可是安德鲁一只手隔空对着麦特一按,麦特就已经无法反抗。

    安德鲁恨金肆,这个给了他希望,又将他抛弃的男人。

    他要用最残忍的方式杀了这家伙。

    精神冲击在到达金肆面前的瞬间瓦解了。

    麦特猛然抬头看向金肆。

    “安德鲁,这是我最后一次警告你。”金肆的笑容慢慢收敛。

    “我不怕你!大块头……”安德鲁再次对金肆发动了攻击。

    “好吧,现在这才是最后一次警告,前面的我都只当做你喝醉了。”

    “你给我去死!”

    安德鲁的声音戛然而止。

    金肆瞬间出现在安德鲁的面前。

    掐住了安德鲁的脖子。

    “你……为什么你……”

    “小朋友,我讨厌别人一而再再而三的挑衅我。”金肆掐着安德鲁的脖子:“如果你不喜欢沟通的话,或许我可以让你永远的闭嘴。”

    “我是最强的!我是最强的!!”安德鲁歇斯底里的咆哮。

    强大的精神力再次爆发出来。

    金肆松开了手,安德鲁趁机拉开距离,精神力裹挟着室内的所有被撕碎的家具,朝着金肆社区。

    突然,一把剑从背后穿透安德鲁的胸膛。

    麦特趴在地上,高举的手臂也放了下来。

    这一剑是他控制的。

    安德鲁低下头,看着穿透自己胸膛的剑。

    他认得这把剑,曾经他希望金肆将这把剑送给他。

    神秘水晶赋予了安德鲁强大的力量。

    可是他的生命力并没有比普通人强大多少。

    麦特痛哭捶地,亲手杀死自己爱的人。

    “别哭了,你其实是在帮他解脱。”

    “真的吗?”

    “当然是假的。”

    金肆翻了翻白眼。

    人都杀了,为自己找个轻松的借口不好吗。

    真是傻狍子,谁乐意被杀啊,疯子也不乐意吧好吗。

    金肆看了眼麦特:“哭累了就喝一杯,爱情嘛,就像龙卷风,来的快,去的也快。”

    在残破的房间里,一瓶酒慢悠悠的飞到麦特手中。

    麦特看向金肆:“你也是……”

    “你看,只要转移注意力,你立刻就忘记了你刚把自己爱的人杀死的事。”

    麦特心情又不美了。

    他大概是明白安德鲁为什么想杀这家伙了。

    金肆和麦特坐在破开的空窗前,外面是喧嚣的警笛声。

    “你的能力和我们的是同一个源头?”

    金肆掌心酝酿出一颗白色能量球,然后射出去,一直射到城市的中心上空。

    轰——

    一声巨响后,整个城市都被照亮了。

    麦特吓了一跳,眼前这个男人缘比安德鲁更危险。

    至少,强大如安德鲁都不是他的对手。

    金肆的那颗能量球又给动荡不安的市民带来了强烈恐慌。

    不少市民连夜驱车逃离这座城市。

    事实上那颗就是个照明灯,几乎没什么杀伤力。

    看着夺目,实际上那种没有经过压缩的能量,也就比一般的炸弹威力稍微大一些。

    远没有看起来那么可怕。

    麦特带着安德鲁的尸体走了。

    之前他和安德鲁的争斗,已经有不少媒体都出现了他们的大头照。

    所以麦特注定了无法再融入社会。

    他现在要么远离人迹,要么就改头换面。

    金肆对于安德鲁的死还是有些可惜。

    不过金肆不是心理医生。

    安德鲁那种明显属于没救的类型。

    真把自己当成了神。

    对金肆来说,这只算一个小小的插曲。

    市区渐渐恢复平静。

    可是金肆的麻烦才刚刚开始。

    因为他家被政府回收了。

    事实上都算不上回收。

    原本那套房子就是从一个毒枭手中借来的。

    金肆不得不去弄个假身份。

    毕竟金肆也是要生活的。

    金肆可不打算做个野人。

    ……

    “你好,这里招牌保安吗?”

    负责招聘的面试官看了眼金肆,又看了眼金肆的资料。

    金肆的资料相当漂亮,退伍士兵,无不良嗜好,无犯罪前科。

    这可是金肆花了重金弄来的资料。

    整整一百美元!

    “拿过枪?”

    “是的。”

    “杀过人?”

    “在战场上。”

    “你通过了,你什么时候能来上班?”

    “随时可以。”

    “那就每天吧,我们公司有严格的保密措施,在工作期间,你只能住在公司提供的宿舍里,有问题吗?”

    “没有。”这也是金肆现在最需要的。

    如果公司不提供住所,他就只能流落街头。

    “另外,你介意前往其他城市吗?”面试官又问道。

    “不介意,方便说一下是去哪个城市吗?”

    “浣熊市。”

    金肆沉默了三秒钟,抬头看了眼招聘处,上面有个大大的保护伞图标,安布雷拉公司。

    原谅金肆的英文水平,汉语都认不全的人,指望金肆去把英文认全,显然是不现实的。

    “有什么问题吗?”

    “不,没有,我很喜欢安布雷拉公司。”

    “是吗,我们公司才刚刚创立不到半年。”面试官显然是不相信金肆的话。

    只当做是职场上的客套,金肆也没指望面试官相信。

    安布雷拉公司也叫保护伞公司。

    不过现在的保护伞公司才刚创立不到半年。

    现在远不是金肆所认知中的那种庞然大物。

    保护伞公司在病毒扩散之前,涉及到的产业非常之广泛。

    太空里飘的,天上飞的,地上跑的,水里游的,家里的,户外的,从军工到家电。

    从你生下来到你死掉的那一刻,保护伞公司都干。

    就没有保护伞公司不干的。

    现在的保护伞才只是个研究医药的小公司。

    次日,金肆就得到了一张飞往浣熊市的机票。

    这一路除了被空姐扇了一个耳光之外,就没有什么值得说的地方了。

    金肆和一个人渣住在一起,似乎上次在侏罗纪世界,自己的舍友也是个人渣。

    准确的说,这栋保安居住的公寓楼里,住的都是人渣,除了金肆。

    凌晨十二点,金肆翘着腿,坐在监控室里。

    这时候对讲机里传来同事的声音。

    “喂,金,把摄像头转到研究所8层,4号洗手间。”

    “我可没兴趣看别人排泄。”

    “那如果是一男一女呢?”

    金肆迅速将监控转过去,只见在洗手间里。

    一对男女正在解放天性。

    金肆第一次感觉到,这是一份好工作。

    感谢保护伞公司,在洗手间里也安装了摄像头。

    “你录下来了吗?”

    “是的,我已经录下来了。”

    “回头传给我。”

    “传播淫秽内容是违法的。”

    “f***,你别忘记了,这可是我提醒你的。”

    “我可是遵纪守法的好公民。”

    “十美元。”

    “你觉得我的道德底线只值十美元吗?”

    “好吧,十五美元。”

    “成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