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玄幻小说 > 孙猴子是我师弟 > 0466 你看我们家鹰王和我不死不休了吗(第七更,求月票求订阅)

0466 你看我们家鹰王和我不死不休了吗(第七更,求月票求订阅)

    宋远桥对外招呼了一声。

    几个人被抬了进来。

    俞岱岩、张松溪、俞莲舟、莫声谷。

    全都是金肆的熟人。

    “哟,这是怎么了,你们是喝花酒没给钱吧?被勾栏的人给打了?”

    “前辈莫要开玩笑,他们都是被大力金刚指捏碎了全身的骨头。”

    “最近勾栏的打手都这么刚的吗?看来下次去得小心点了。”

    殷天正上前查看一人的身体,然后摇了摇头:“这是什么不共戴天的大仇,下手居然如此狠毒。”

    殷天正虽说是明教法王,不过为人刚正不阿。

    在原剧情里也没什么黑点。

    虽然练的是较为阴狠毒辣的鹰爪功。

    可是对旁人也鲜少会下毒手。

    相当有武德的一个老头。

    “没救了,这种伤势,除非神仙来。”金肆查看了四人的伤势后,摇着头说道。

    “前辈……我的几位师弟都还年轻,还请您伸出援手啊。”宋远桥这次是抱着很大的希望来的。

    如今听到金肆的话,不免有些绝望。

    “真的没办法,他们好歹也是我的旧识,如果真有办法,我不会见死不救。”

    宋远桥突然想起自己师父的话,从身边的弟子手中拿过一个锦盒打开:“前辈,这是晚辈孝敬您的。”

    金肆顿时被一阵金光晃到眼睛。

    金肆满脸为难:“我倒是有个办法,比较危险,而且把我不大,若是失败了,他们别说再站起来,命都没了。”

    宋远桥又打开一个锦盒:“前辈,这是几个师弟孝敬您的。”

    “我又想了一下,倒是有个把我很大的办法,可是治疗时间较长,大概需要二十年左右,保准他们重新站起来。”

    “前辈,那要是再加上这个呢?”

    宋远桥打开了第三个锦盒。

    “你干脆点,全拿出来,我好做决定。”

    殷天正三人都没眼看了。

    果然,还是等着重回明教吧。

    宋远桥打开了第四个锦盒,里面全都是指头大的珍珠,个个珍品。

    “诶……不用这么客气,这点小伤,还让你这么破费,玄武白虎。”

    玄武白虎立刻上去把四个锦盒收下。

    金肆上去,一把提起俞莲舟。

    “前辈小心……”

    俞莲舟此刻就像是破布一样被金肆提着。

    宋远桥心疼的看着自己的师弟。

    一股阴阳查克拉流入俞莲舟体内。

    众人只听俞莲舟的身上不断传来咔咔咔的声响。

    似乎是他体内的骨头在不断碰撞。

    原本歪歪扭扭的双手,居然在以肉眼可见的速度痊愈。

    然后是双脚,然后是垂着的脖子。

    所有人都倒吸一口凉气。

    这是怎么办到的?

    俞莲舟舒服的发出呻吟声。

    金肆随手一送,俞莲舟丢开了。

    宋远桥连忙跑过去,正要扶起俞莲舟。

    俞莲舟自己爬起来了。

    “我……我好了?我真的好了?师兄,我好了……前辈,前辈大恩大德,晚辈没齿难忘。”

    “行了行了,多大个事啊。”金肆挥了挥手:“下一个。”

    殷天正三人全都惊为天人。

    他们可是查看过俞莲舟四个人的伤势有多重。

    全身骨头就没有一块是完整的。

    可是金肆愣是在这么短的时间内治好。

    怕是华佗在世也做不到吧。

    结果前面还说没救了。

    这钱到位,四个伤者十几息的时间就站起来了。

    殷天正三人眼珠子都要掉下来了。

    回头看向金肆,金肆已经抱着那一箱金条流口水。

    三人再次无语,金肆能耐是有。

    可是这嘴脸……真的不像是做大事的人。

    哎……你要是能大气点,我们辅佐你也就罢了。

    可是这见钱眼开的样子是怎么回事。

    真是丢人……

    只有宋远桥等人习以为常。

    当初金肆和他们一路从天上到武当。

    金肆的幺蛾子就不少。

    所以习惯是个很可怕的事情。

    金肆拿着一根根金条亲吻,争取让每一根今天都沾上口水。

    “不愧是金子,这味道都是香的。”

    “前辈,那关于六大派的事。”

    “一码归一码,这钱就是他们四个的诊金,别搞混了。”

    “前辈若是留着他们的性命,他们未必不会拿钱出来孝敬前辈您。”

    “屁话,要是不杀杀他们的威风,他们会拿钱出来吗?”

    “可是若是杀的人多了,那就是不死不休……”

    “不,你对不死不休肯定是有什么误会,我杀过那么多人,灭过那么多门,真的没有谁是不死不休的,如果你武当有什么不死不休的仇敌,那只能说你杀的不够狠,你看我们家鹰王,我杀了他大几十个人,他现在和我不死不休了吗,对吧鹰王。”

    你tm的会说人话吗?

    能不能不拿我做比较。

    殷天正表示老子不想和你说话。

    宋远桥宅心仁厚,此刻劝不动金肆。

    只能默默叹息。

    殷天正三人都不明白。

    金肆怎么看都不像是能赢的样子。

    不管是对明教还是对六大派。

    不管他的个人修为有多高。

    可是那面对的可是千军万马。

    为什么宋远桥却忧心忡忡的样子。

    “好了,时间不早了,玄武白虎,去弄点吃喝的回来,饿了。”

    玄武白虎很干脆,现在的她们已经不会再抱怨了。

    抱怨也没用,反而会被金肆一顿揍。

    武当诸人并未留下,而是纷纷与金肆告别。

    此刻的殷天正等人也不免对金肆猜测起来。

    “教主,我们是不是还有隐藏什么人手没出来?”

    思来想去,只有这一个可能。

    也许武当是知道金肆的底细。

    知道金肆有大批人手。

    不然的话,实在是想不通,为什么所有人都是这么信誓旦旦的样子。

    “有啊,我还有女儿女婿孙子孙女……”

    殷天正等人自然不信,金肆这看着就二十出头。

    真不像是能有女儿的人。

    至于他口中的女儿女婿,孙子孙女。

    他们觉得有可能是什么特指的暗号。

    除此之外,他们也想不出其他的可能性。

    金肆不明说,他们也猜不出个所以然。

    殷天正三人抱着种种猜测一路朝着光明顶前进。

    经过了一个月的时间,终于到了昆仑坐忘峰山脚,也就是光明顶的所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