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玄幻小说 > 孙猴子是我师弟 > 0481 教主很坏,可是很厉害(第二更,求月票求订阅)

0481 教主很坏,可是很厉害(第二更,求月票求订阅)

    “无忌主公失踪了。”

    “失踪?”

    金肆打量着常遇春:“不会是你们想不开,打算自己上位吧?”

    常遇春要哭了,连忙摇着头说道:“教主,自从拜了无忌主公之后,就恪守本分,兢兢业业,只盼能将无忌主公教育成才,从未有过非分之想。”

    常遇春说的动情了,还抹了把眼泪,哽咽几声。

    “你确定不是咱自己人干的吧?如果是自己人干的,说一声就是,谁想当皇帝都无所谓,不要隐瞒,被我查出来,我可是会把你们塞蛋坑里去的。”

    “教主,真不是我们。”

    “那有没有什么线索?”

    “没有。”

    “张翠山和殷素素呢?”

    “现在老夫人和老太公……”

    “你们管他们叫老夫人老太公?算了,叫什么都无所谓。”

    “他们现在正在委托江湖上的朋友调查。”

    “有没有怀疑对象?”

    “我们现在正在和陈友谅一方在打仗。”

    “你们是怀疑陈友谅干的?”

    “现在毫无线索,我们只能这么推测。”

    ……

    与此同时,在一艘船上。

    一个老妇人手拄拐杖站在甲板上。

    身边还跟着两个女孩,其中一个稍显稚嫩,而且看脸庞轮廓不像中原血统,特别是一对绿色瞳孔,显然与中原人有极大差异。

    另外一个年纪差不多瓜子脸女孩,也是娇俏可爱,明眸大眼。

    两个女孩顶着眼前的张无忌瞅个不停。

    张无忌自己也是相当不好意思,面对两个俏丽可爱的女孩,满脸通红。

    “你便是鹰王的外孙?”

    张无忌歪着头看着老妇人:“鹰王?谁?”

    “白眉鹰王,你不知道?”

    张无忌摇了摇头:“不认识。”

    “你母亲不是殷素素?”

    “我娘亲确实是殷素素,可是我不知道谁是鹰王,我外公是四大天王。”张无忌认真的说道:“婆婆,你快将我放了吧,若是教主找来了,肯定会为难你们的,你们是打不过教主的。”

    “哼,不过是后生晚辈,老身纵横江湖的时候,他还没出生呢。”老妇人冷冷的说道。

    “婆婆,我是说真的,教主武功很厉害,而且还会法术,变成千丈巨人,三百万鞑子兵都打不过教主。”

    “哈哈……这小子真有趣,别人说什么就信什么。”

    两个女孩都是对张无忌一番调笑。

    “不是啊不是啊,是真的啊,我是亲眼看到的。”

    “是啊是啊,是在梦里,对不对。”

    两个女孩显然不信张无忌的话。

    “这几日我到中原的时候,到处都在传明教教主是神仙下凡,逐鹿中原就逐鹿中原,老老实实的带兵打仗不行,偏偏要搞这种虚头巴脑的玩意,看来这新教主也不是什么聪明人,说到底打江山靠的还是实打实的实力,而不是什么怪力乱神。”

    “你又是什么人,说教主坏话,小心被教主听到了,到时候要你好看。”

    “老身金花婆婆,你口中那教主若是真能找的到老身,老身不介意教他做人。”

    “婆婆武功可高了,天下能打的过婆婆的人屈指可数。”

    “婆婆,你抓我来做什么?我是说真的,你快放了我吧,不然教主真就找来了,他那人不止是厉害,而且还很坏。”

    “哦,他如何坏了?”

    “他在教中谁都欺负,欺负我,欺负爹爹娘亲,欺负外公,欺负将军,欺负先生,欺负教众,还欺负白虎姐姐,玄武姐姐……”

    “如此秉性乖戾之人,如何能成明教教主?鹰王也是年纪大了,只要他振臂一呼,直接推翻了那狗屁教主不好吗。”

    “你说那教主也欺负我爷爷?”那瓜子脸女孩问道。

    “你爷爷是?”

    “我爷爷就是你外公,鹰王就是我爷爷,我是你表妹,我叫殷离,你也可以叫我珠儿。”

    “啊你是我表妹?”张无忌满脸诧异:“珠儿妹妹,你和婆婆把我抓来做什么?”

    “那狗屁教主让一帮谋士将军辅佐你,拜你为主公,实则就是将你当做傀儡,他日明教真能逐鹿中原,登顶大宝,你必死无疑,而且那帮谋士将军手握军权,即便狗屁教主来了也没用,到时候不过是为他人做嫁衣。”珠儿说道。

    “就是就是,就连我都懂的道理,那教主也不知道,可见这教主也不是什么聪明人。”

    张无忌低着头思索了半响:“好像姥爷也说过,教主脑子偶尔不太好使,可是教主是真的很厉害。”

    “哼……果真是愚人一个,空有一身无力,却有勇无谋,自以为是,人力再强又能如何,比的过那些手握军权的将军谋士?”金花婆婆冷笑道。

    “可是那些将军和先生都很怕教主。”

    “不过是现在仰仗明教声势,暂时虚与委蛇罢了,他日等到大事成时,便是明教覆灭之时,老身带你离去,也算是给你保全性命。”

    “婆婆,你抓我到底所为何事?”

    “有个人要见你。”

    “谁啊?谁要见我,婆婆你不能让他来见我吗,我不能走太久,不然的话将军与先生们肯定会去找教主,教主神通广大,一定会找到婆婆,到时候婆婆和两个……漂亮妹妹一定会被教主欺负。”

    “笑话,他若是真能找来,老身便一杖劈了他,这种愚人活着也是废物,倒不如死了利索。”

    ……

    “教主,打听到了,主公消失那几日,好像那几日有几个波斯人在城中游荡。”

    “波斯人?难道是波斯总坛的人抓走张无忌?他们抓张无忌干什么?培养rbq?”金肆思来想去也没想明白:“找的到那几个波斯人吗?”

    “貌似是去了陈友谅的地盘池州。”

    “怎么又绕到陈友谅上去了,难道陈友谅和波斯人勾结?算了,直接问个清楚就是了,今天还是让脑子休息休息。”

    众人就看着金肆突然化作一头大鹏腾空而去。

    一众将军谋士惊叹连连。

    他们现在也没心思再整什么幺蛾子了。

    除非哪天他们掌握了几百万大军。

    不过想想现在的天下,也凑不出几百万大军。

    过了一刻钟,大鹏去而复返,落到府内。

    “教主神通盖世,这么快就去都池州。”一众将军谋士马屁连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