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玄幻小说 > 孙猴子是我师弟 > 0495 死猴子,你又飘了(第六更,求月票求订阅)

0495 死猴子,你又飘了(第六更,求月票求订阅)

    原来这些外域型者都是这么形成的。

    不过这时候金肆懒得理会它们。

    金肆在也在多食,在混乱能量消散干净之前。

    能够吸收多少就吸收多少。

    直接吸收了不少时空能量核心的能量。

    现在的金肆撑的慌。

    正好混乱能量能助消化。

    金肆打着饱嗝。

    混乱能量来的快,去的也快。

    最终金肆吸收的速度也没赶上混乱能量消散的速度。

    金肆很无奈,只盼着那些野兽乃至外域型者能多吸收点,帮他保存着。

    不过值得高兴的是,金肆的任务完成了。

    金肆泪流满面,有钱了,终于有钱了。

    果然,发财的正确姿势就是抢别人的。

    金肆愉快的回到家里。

    “媳妇,我有钱了。”

    王语嫣伸过腕表,上交工资。

    金肆的笑容瞬间僵住了。

    我这钱还没焐热,你不能这样吧。

    算了,钱没了还可以再赚。

    金肆扛起王语嫣就往卧室去。

    “等等……你干什么?”

    “你说呢。”

    ……

    金肆这些日子天天往外跑。

    去捕猎外域型者,吸收混乱能量,以中和时空能量。

    原本米粒大小的七彩珠,现在已经有弹珠大小。

    不过时空能量还是有点过剩。

    金肆打算着回西游世界一趟。

    顺便消耗一点时空能量。

    和王语嫣交代了一声后,金肆打开了空间之门,离开了时空巢穴。

    金肆回到巨鳌山。

    刚上山,就感觉脑袋一沉。

    一股巨大无比的力量砸在他的后脑勺。

    金肆直接扑在地上。

    只听身后传来孙猴子狂戾的笑声。

    “哈哈……老子再也不怕你了!”

    金肆捂着头爬起来,回头看着孙猴子。

    这死猴子正提着一根石质的狼牙棒。

    尼玛的,自己在外面浪了那么久也不过才刚刚成仙。

    可是孙猴子居然已经是化劫修为。

    这怕是要不了多久,都不用去方寸山,怕是就要自己修到妖仙了吧?

    “混账东西,过去你施加于我的,今日便一并还给你。”

    金肆脑袋非常痛,非常非常痛。

    而他越痛就越是恼怒。

    你要是现在成仙了。

    那咱没的说。

    你才化劫就开始说大话?

    是不是冲动了点?

    孙猴子之前是觉得金肆也才化劫。

    所以现在他也是化劫修为。

    同样的修为下,孙猴子不惧任何人。

    所以他觉得应该能暴打金肆了。

    金肆看了眼孙猴子拿着的狼牙棒。

    也不知道是用什么材质制成。

    敲人真的疼。

    那一下感觉自己的脑子都要炸了。

    金肆扭了扭脖子。

    拿出了水晶棍。

    孙猴子看到金肆的水晶棍,眼睛都直了。

    好漂亮的兵器。

    好想要……

    金肆捏了捏棍子。

    “将棍子给我,老子饶你不死!”

    “你要?给你……”

    金肆猛然提起水晶棍,朝着孙猴子抡过去。

    孙猴子提起狼牙棒就挡。

    砰——

    狼牙棒瞬间就被水晶棍击溃粉碎。

    棍子横扫砸在孙猴子的胸口。

    孙猴子当场飞出去。

    金肆凶神恶煞的上去,拽住孙猴子的皮毛就往山坳里拖。

    “等等……你赖皮,你仗着兵器之利……我们赤手空拳,你肯定打不过我……”

    “老子今天要是不扒了你的皮,老子就不姓金!”

    金肆拖着孙猴子来到山坳。

    “你皮是不是?今天就让你知道,什么叫棍棒出孝子。”

    嗷——

    孙猴子惨叫一声。

    这水晶棍看着不止是漂亮。

    打人也是真的疼。

    金肆注入庞大的精神力。

    水晶棍直接变成了黑色,而且分量沉了数倍。

    金肆下手又狠又准。

    毕竟殴打了孙猴子那么多次。

    他知道孙猴子什么地方怕疼。

    “不敢了……大哥,我不敢了……啊……”

    “不敢?这次要不把你腿打折了,你就不知道怕。”

    孙猴子惨叫连连。

    金肆这次下手相当狠。

    主要是孙猴子化劫的修为后。

    更耐x了……

    一直把孙猴子打的奄奄一息。

    金肆这才停手。

    这脑袋后面挨的一棒,两清了。

    突然,金肆的棍子猛然向后一扫。

    可是待看到身后之人的时候,金肆瞳孔骤然收缩。

    棍子已经停不下来了。

    棍子横扫而过,却没有碰到任何实体,穿过那人影。

    不是实体?

    “师父……你怎么……你怎么来了?”

    “看你。”

    金肆皱了皱眉头:“你不是我师父……你是假的。”

    “你也皮痒了是不是?”菩提老祖黑着脸看着金肆。

    “你肯定不是我师父……你说说看,我师父几岁不尿床的。”

    哎哟——

    金肆背后突然被人踹了一脚。

    回头一看,什么人都没有。

    正扭过头,脸上就挨了菩提老祖一巴掌。

    “啊……师父,你不是来的化身吗?怎么还能打人啊?”

    “老子的化身也能碾死你。”

    “师父,你说就说,别动手啊。”金肆捂着脸委屈的说道。

    原本还想着,菩提老祖来的是个没有实体的化身,可能就是个投影。

    欺负不了菩提老祖本尊,欺负一下化身投影也是好的。

    结果就算是化身,自己还打不过。

    自己好歹都成仙了,怎么差距还是这么大。

    肯定是师父藏私了。

    “师父,你是不是想我了,特意来看我?”

    “在你师弟上山之前,你不要再出现在他的面前了。”

    “为什么?师弟还小,需要我照顾,而且去往方寸山的路山高水远,路途艰险,没有我的保护,我怕他走不到方寸山。”

    菩提老祖看了眼不远处的那块烂肉。

    你就是这么照顾你的师弟的吗?

    “你如今已经是仙人之身,再与他接触,会干扰天道。”菩提老祖说道。

    “师父,你看出来了?我不是我的天资出乎你的想象?现在是不是感动的痛哭流涕,内心激动无比,我儿终于成才了。”

    金肆差点鼻子都翘上天了。

    菩提老祖上下瞅了眼金肆:“还行,确实是出乎我的意料,不过你师弟只要去到方寸山,不出三年就能暴打你。”

    金肆突然抱住菩提老祖大腿,大哭起来:“师父啊,你有没有什么秘法神通的啊,弟子不想死啊。”

    “现在知道怕了?”

    “这只是我们师兄弟爱的互动,不过这死猢狲生性乖戾,忘恩负义,恩将仇报,不识好歹……”

    “你若是不想被他打,那就好好修行,如今你修炼成仙,也有了龙凤仙资,已经不算凡种,若是能静下心修炼,未尝会怕你师弟。”

    “有没有一夜就练成的那种神通法术?最好一劳永逸,能够克制他的就够了。”

    菩提老祖淡然看了眼金肆:“有,可是你学不会。”

    “师父,你看不起谁啊,我现在好歹也是仙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