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玄幻小说 > 孙猴子是我师弟 > 0539 拉尔斯的脑补(第九更,求月票求订阅)

0539 拉尔斯的脑补(第九更,求月票求订阅)

    布鲁斯.韦恩并不是那种能表达情绪的人。

    就连阿福当初‘死’的时候。

    他也就是喊阿福的名字。

    不过眼前这个女孩。

    他本能的有一种保护欲望。

    塔利亚此刻也犹豫不决。

    她从来没见过自己父亲伤的这么重。

    最终她还是决定暂时的留下来。

    或许是因为她看到了布鲁斯.韦恩眼中的真诚吧。

    以及身后的这座名为韦恩的巨大庄园。

    ……

    拉尔斯慢悠悠的醒来了。

    然后看到了人生最希望弄死的那张面孔。

    “我……我这是在哪里?你为什么在这里?”

    “呵呵……为什么……你还不知道吗,你女儿为了救你,接受布鲁斯.韦恩的条件,现在正在被他调教中,你可真是个无能的父亲啊。”

    “不!这不可能!”拉尔斯怒吼着跳起来。

    拉尔斯失去理智的朝着金肆砸出一拳。

    可是金肆一只手就将他摁回床上。

    “换我是你,就要卧薪尝胆,苦练自己的武技,十年后回来找布鲁斯.韦恩报仇雪恨。”

    拉尔斯虽然是个冷血的杀手。

    不过对女儿倒是真爱。

    当场就痛哭流涕起来。

    就在这时候,布鲁斯.韦恩与塔利亚走了进来。

    “爸爸,你醒了,你怎么哭了?”

    “你们聊,我还有事先走了。”

    拉尔斯突然激动的抱住塔利亚:“塔利亚,布鲁斯.韦恩都对你做了什么?”

    “爸爸,你在说什么啊?布鲁斯什么都没对我做,你为什么要这么说?”塔利亚一脸疑惑。

    拉尔斯看了眼布鲁斯.韦恩,好像这小子也才十四五岁。

    而且看他这中气不足的样子,就跟得了绝症似的。

    似乎也不像是能对自己女儿动手动脚的样子。

    布鲁斯.韦恩阴着脸看向正要离开的金肆。

    “金,你对拉尔斯先生说了什么?”

    “没……没说什么,我好想听到阿福在叫我,我先走了,再见。”

    拉尔斯看了眼金肆离开,又带着不善的眼神看向布鲁斯.韦恩。

    “爸爸,我们误会布鲁斯了,布鲁斯并没有派遣那个混蛋袭击我们。”塔利亚也有点哭笑不得。

    根本就没有他们脑补出的阴谋诡计。

    纯粹就是他们自找的。

    以为金肆好欺负。

    结果被金肆摁在地上打。

    拉尔斯在听明白前因后果后,脸色更加难看。

    脸色一阵变幻后,看向布鲁斯.韦恩。

    “韦恩少爷,感谢你的宽容,你似乎生病了,作为你对我的照顾,我也将为你治好你的病。”

    “谢谢,不用了,我知道自己的情况。”

    听到布鲁斯.韦恩的话,拉尔斯觉得自己的机会来了。

    这不就是常用的那种绝症患者的语气吗。

    看来自己有必要秀一波医术。

    让你知道我的重要性。

    “韦恩少爷,不是我自吹,我的医术到目前为止还没有被什么病难倒过。”

    “我不是因为得了什么绝症,而是我知道自己现在的状况,也知道自己的病什么时候能好。”

    “更快的痊愈不好吗?”

    布鲁斯.韦恩想了想,似乎也是。

    如果拉尔斯能够提早治愈自己的伤势。

    金肆就没办法名正言顺的偷懒了。

    布鲁斯.韦恩一直觉得,金肆把自己打成重伤就是为了偷懒。

    “韦恩少爷,将你的手腕递给我。”

    布鲁斯.韦恩依言将手腕递给拉尔斯。

    布鲁斯.韦恩发现拉尔斯和金肆检查他身体状况的时候是一样的。

    都是通过脉搏来诊断身体状况。

    布鲁斯.韦恩不由得升起几分希望。

    可是拉尔斯越是检查就越是惊疑。

    “怎么回事,你的脉象为什么会这么乱,正常情况下,你应该已经死了。”

    “确实。”布鲁斯.韦恩点了点头。

    “你到底是怎么受到这种创伤的?”

    “那个混蛋打的。”布鲁斯.韦恩一提起金肆又是咬牙切齿。

    “谁?就是你的那个格斗老师?”拉尔斯的脑子里想了很多种可能。

    难道是管家阿福和外人串通,想要谋害布鲁斯.韦恩这个主人?

    “他为什么要这么做?”塔利亚担心的看着布鲁斯.韦恩。

    布鲁斯.韦恩顿时不好意思了。

    他总不能说是自己自找的吧。

    “总之,你只要记住那家伙是混蛋就是了。”

    “那家伙到底是不是人?我那天看到他的嘴里还能释放能量。”

    “是人,是个强的不像话的人。”布鲁斯.韦恩很无奈的说道。

    拉尔斯觉得自己的机会来了。

    如果自己能干掉金肆的话。

    也许就能将布鲁斯.韦恩拉拢到自己的阵营中来。

    “韦恩少爷,我有一支数百人的队伍,我可以借给你除掉他。”

    布鲁斯.韦恩用疑惑的眼神。

    这家伙是不是搞错了什么。

    “拉尔斯先生,我想你误会了,我和那个混蛋的关系比较复杂,他是我雇佣的,而受伤也是课程的一部分。”

    拉尔斯显然不相信这种话。

    谁会特意上这种课程。

    就连我们刺客联盟的专用教程,也没有把受伤当课程。

    肯定是因为现在是在韦恩庄园内。

    他是怕被那家伙听到了。

    所以故意这么说的。

    懂了,明白了。

    眼神收到,我这就安排那家伙的死期。

    强大是吗,我拉尔斯活了七百年。

    什么大风大浪没见过。

    比我强大的人也不是没有。

    可是到最后还不是死在我的刺客联盟手中。

    放心吧,我必定给你安排的明明白白。

    我们刺客联盟的宗旨就是,使命必达。

    “韦恩少爷,很感谢您的款待,我和塔利亚需要离开了。”拉尔斯说道。

    “好吧,希望我们还有见面的机会。”

    布鲁斯.韦恩又不自觉的将目光落到塔利亚的身上。

    其实他这句话是对塔利亚说的。

    父女俩刚出门口,就看到金肆过来。

    “这就走了啊。”金肆拍了拍拉尔斯的肩膀:“以后别搞那种尾随的事,再有下次,难保我不会连你女儿一起扒光了丢大街上。”

    拉尔斯的脸又黑下来了。

    你不提这茬还好,提起这事。

    咱们彻底不死不休了。

    决定了,等我的大部队到了。

    斩了你的四肢,然后扒光了丢大街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