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玄幻小说 > 孙猴子是我师弟 > 0614 有一种品质叫做成人之美(第六更,求月票求订阅)

0614 有一种品质叫做成人之美(第六更,求月票求订阅)

    “你一个妖怪,要钱做什么?”燕赤霞连忙拉住金肆。

    金肆突然顿住了脚步,一拍脑袋:“你说的对啊,我是妖怪,我要钱做什么啊,我现在就去城中,杀人抢宝去。”

    燕赤霞差点一口老血没吐出来。

    “我不是那个意思……”

    “那是几个意思?”

    “我我……”

    “别我我了,那书生要跑了,追上去,我去前面截他,你后面堵着。”

    燕赤霞连忙追上去。

    那书生是没看到金肆。

    可是他看到了燕赤霞。

    就燕赤霞这满脸大胡子,一身匪气,背后还背着一把剑。

    是个人都会当他是拦路抢劫的匪徒。

    书生当即加快脚步,这山也不陡了,路也不滑了。

    手脚并用的往山上跑。

    “前面的书生,快停下。”燕赤霞气急败坏。

    他不叫还好,一叫,前面的书生腰部酸了,腿不疼了,跑的更快了。

    燕赤霞突然感觉周围阴气逼人。

    放眼望去,发现这座山居然妖气笼罩。

    之前居然没有看清楚。

    书生跑的慌,没发现眼前有人挡道。

    一头撞在那人身上。

    “啊……我的胸口好疼……”

    金肆满头是血,捂着胸口倒在地上,也不管此刻正在下雨,满地的泥泞。

    书生低头一看,这是自己撞的?

    可是为什么你头上是血,却捂着胸口?

    “好疼好疼,我快要死了……”

    “兄……兄台……我,我没看到……”

    金肆一把扯住书生裤子腿。

    “别走,赔钱,快赔钱,不然今日你哪里都别想去。”

    书生伸手去拽金肆:“兄台快走,后面有个强人。”

    “不行,你休想糊弄我,今天不给钱不让走。”

    “给你给你。”书生看金肆无法沟通,而且自己确实是撞的他了。

    此刻也顾不得那么许多,将怀中银袋子丢给金肆:“快走吧兄台。”

    金肆拿了银袋子,就开始数起钱。

    这时候燕赤霞已经来到面前。

    书生拔腿就跑。

    “小燕,你看,钱。”

    “你怎么不拦着他?”

    “哦,对了,我差点忘了,抢了钱,还要害他性命,我这便去。”

    燕赤霞觉得自己和金肆真没法子沟通。

    拔腿就追向书生。

    金肆看着燕赤霞,你好歹也是修道之人。

    居然连一点赶路的法子都没有。

    居然连个书生都追不上,简直丢人。

    金肆突然一个瞬身,上去一个冲撞。

    书生直接扑在泥水之中。

    “你要做什么?”书生回过头骇然看着金肆。

    “我原本就想骗你一点钱财,如今我大哥说了,你害的他跑了这么远,所以今天就拿了你下酒菜。”

    “你和那大盗是一伙的?”

    金肆咧嘴一笑,拽着书生就往前走。

    燕赤霞看到金肆对书生下手了。

    心中着急,可是又追不上。

    一直追到一座破庙前,总算是看到了在里面生火的金肆。

    书生被丢在旁边。

    “你做什么?”燕赤霞大吼道。

    “你来的正好,生火做饭,等着你来开锅炖肉。”

    书生吓得屁股尿流。

    “你要害他性命?”

    “你要么现在就去弄点吃的来,要么我现场给你演示一下妖怪是怎么吃人的。”

    “我去去就来,你莫要害了他的性命。”

    书生已经听到金肆和燕赤霞的话。

    看着金肆的眼神更加毛骨悚然。

    “你……你是妖怪?”

    金肆伸手拉住自己的上下颚,拉到一个相当夸张的大小。

    “你说呢。”

    燕赤霞回来的时候,看到书生直接扑到他身上。

    “妖怪,妖怪……妖怪啊……”

    燕赤霞放下肩膀的狼尸体,看向金肆:“他怎么吓成这样?”

    “没有,我就是给他演示了一下我的妖怪真身,同时还用嘴巴丈量了一下要几口能吃下他,都没对他做什么,他就激动成这样了。”

    燕赤霞强行冷静下来:“今晚的晚餐有了,将他放了吧。”

    “好啊,不过这附近山精野怪多不胜数,你确定要让他下山?”

    “我送他下山……”

    “也好,我也跟着下山,认认他住哪里,到时候把他一家子和一村子的人都祸祸了。”

    书生虽然怕死,可是听到金肆的话,更不敢下山了。

    “你到底要如何?”

    “先准备吃的。”

    燕赤霞无奈,只能着手准备炖肉。

    一头狼当然不够金肆吃的。

    金肆又出门弄了一头猎物。

    一头小山一样的野猪。

    燕赤霞看着眼前的野猪:“这头野猪怕是得有两百年修为吧。”

    “管他的,先剁了再说。”

    燕赤霞一直忙活了半夜,这才把野猪下锅。

    也亏得金肆拿出一口很大的锅,不然一锅都炖不下。

    燕赤霞一直让书生跟身边,免得又被金肆折腾。

    “晚上你与我睡一个房间,若是落单了,怕是那妖怪半夜就把你给吃了。”

    “是是,大胡子,我知道,你是好人。”书生连连点头。

    这几个时辰的接触,他总算是明白了。

    看似人畜无害的金肆是妖怪。

    而看起来不像是好人的燕赤霞,才是真正的好人。

    “好人有什么用,学艺不精,斩杀不了那妖魔。”

    “大胡子,你如何会与那妖怪一路来?”

    “我是被他擒拿住的,那妖怪贪食我的手艺,这才没杀我,不过妖怪就是妖怪,难保不会趁机吃人,你得多加小心为上,今晚绝对不要离开房间,待到明日一早,你便立刻下山,我尽量拖住他。”

    燕赤霞选了个远离金肆的房间,同时还在门口摆下辟邪的阵法。

    金肆自己在破庙里选了个房间。

    就在这时候,一道倩影出现在金肆的门外。

    “里面可有人?”

    “有人有人。”金肆连忙上前打开房门。

    门外是个身穿粉衣的靓丽少女,头上还有水渍。

    少女环抱双臂,看起来受了凉。

    一脸楚楚可怜的看着金肆。

    “先生,小女子在山中迷路,又逢大雨瓢泼,可否容小女子在此休息一夜。”

    “可以可以,快进来。”金肆伸手将少女拉进来。

    粉衣少女看金肆嘴脸,嘴角微微一笑,顺势倒在金肆身上。

    金肆也不客气,你都这么主动投怀送抱。

    我要是再拒绝你的好意,我还是人吗。

    成人之美也是高尚的美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