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玄幻小说 > 孙猴子是我师弟 > 0782 将作死进行到底(第一更,求月票求订阅)

0782 将作死进行到底(第一更,求月票求订阅)

    安东尼达斯很绝望的看着德兰登,别送人头了好吗。

    你知道这货的战绩吗?

    现在已经有两个传说级大法师在他面前跪了。

    你也就是一个首领级大法师,都一大把年纪了……

    安东尼达斯突然明白德兰登哪里来的自信了。

    这货不会以为金肆就个新晋首领级大法师吧?

    “说到底,这件事也是因为竞选议员引起的,所以关于赔偿,议会会负责赔偿。”安东尼达斯说道:“这件事到此为止。”

    德兰登虽然不是议员,不过他在达拉然乃至在整个东部王国大陆都有着很大的影响力。

    该保的时候还是要保,不能让他在这里死金肆手中。

    金肆听到安东尼达斯这话,顿时怒了。

    “议长,你觉得我是冲着钱来的吗?”

    “一万金币,这事到此为止。”

    “好的。”

    金肆点点头:“露娜,我们走。”

    露娜从小板车上跳下来,欢欢喜喜的叫道:“下午我要吃烤全羊。”

    “(▔皿▔╬)”众人。

    “你师弟不要了吗?”阿勒。

    “有一万金币,还要他做什么?”

    “……”安东尼达斯。

    “慢着。”德兰登大声喝止道:“这是我私人的事,与议会无关,我不需要任何人出面,堕落者,我现在在此向你发出挑战。”

    金肆停下脚步,扭过头用惊喜的眼神看着德兰登。

    “少年,你很有勇气啊。”

    金肆恶毒的眼神看着德兰登。

    不对,自己是正面角色,不是恶毒的眼神,是欣赏。

    “你敢不敢接受我的挑战!?谁输了,谁就滚出达拉然。”德兰登大声叫道:“我可是给你机会,滚回堕落者老师的身边,这里是达拉然,是奥法探索者的圣地,绝对不是你这种堕落者可以留的地方。”

    “阿勒,帮我带露娜找一家餐厅。”金肆说道。

    “金,算了吧,德兰登大法师在达拉然德高望重。”阿勒劝说道。

    “他真这么德高望重?”

    阿勒认真点头:“是的,他很德高望重。”

    “算了,我这人还是很尊老爱幼的。”金肆耸了耸肩。

    德兰登心里急的上火,原本以为这货应该很容易就能挑动他的情绪。

    怎么这么磨蹭,反反复复半天。

    而且还有一群人在不断的阻止自己。

    他们和这家伙的关系就这么好吗?

    都是一群叛徒,当初说的好好的支持自己。

    结果这家伙一出来就直接跳反到对面去了。

    都不是好人……全都该死。

    “你到底敢不敢接受我的挑战?”德兰登大声叫道。

    阿勒捂着头,算了,没救了。

    好言难劝该死的鬼。

    金肆叹了口气:“你们都看到了,我这完全是被逼无奈。”

    阿勒终于还是退开了。

    给金肆与德兰登留下一个足够大的空地。

    “来吧,让我看看你的堕落者老师教了你什么魔法。”

    德兰登不断提醒着在场的每个人。

    金肆是堕落者的学生,金肆是堕落者。

    可惜,认识金肆的不敢在乎,金肆自己更不在乎。

    金肆抬起双臂,周围地面开始撕裂,从撕裂的裂口里爬出来几个石头人。

    德兰登看到这些石头人,先是有些意外,毕竟法师之中很少会使用土系魔法。

    因为土系魔法涉及到大地的力量,而土灵太难沟通了,远不如水灵那么容易沟通。

    不过随后德兰登就大笑起来。

    “太弱了,你所能召唤的只有这么小的土元素石巨人吗?”德兰登嘲讽的说道。

    “大了我怕你吃不消。”

    “哈哈……就算再大也没关系。”德兰登大笑着看向金肆。

    安东尼达斯等认识金肆的人都暗叫一声不好。

    “金……住手……”

    可是安东尼达斯的阻止来的太迟了。

    变羊术,风情万种!

    “啊……”

    一群石头人包围着一个全果的女人。

    不好的事情就要发生。

    “你赢了,够了……解除魔法!”安东尼达斯急忙叫道。

    再让事态发展下去,整个达拉然都要404。

    安东尼达斯知道德兰登和金肆的决斗一定会变样。

    只是,他没想到,会变成这样。

    如果早知道会发生今天这种事。

    当初自己就不应该教他变羊术。

    只要想一想,这一切都是因为当初自己教了他变羊术所致。

    安东尼达斯就痛彻心扉。

    “还没结束。”金肆双手的食指和大拇指倒置,组合成一个四角形图案,奥术留影。

    同时金肆的目光扫过现场每个人。

    “我警告你们,所有试图奥术留影的法师,全部都要上交版权费,别想在我的面前透漏,小心我上门收费。”

    所有试图奥术留影的法师,全都不约而同的收起魔法手势。

    这货丧心病狂起来,真不是一般人吃得消的。

    呼——

    变羊术并没有在德兰登的身上持续多久。

    看来德兰登的实力以及抗性都还挺高的。

    德兰登一恢复,直接招来狂风,将自己吹到天上。

    他要逃离这里,逃离达拉然……

    他现在已经明白了安东尼达斯等人在听到自己坚定不移的挑战金肆的时候。

    为什么会是那副表情了。

    可是现在说什么都太迟了。

    他已经被当众处刑!

    “逃!?我让你逃了吗?”

    噗通——

    一个果女从天而降,再次落到石头人中间。

    “金,已经够了,你已经赢了。”安东尼达斯叫道。

    他不想着爱让事态恶化,或者说不想让惨案继续下去。

    “当事人都没说话。”金肆显然还不打算收手。

    安东尼达斯看着被一群兄贵围着的德兰登……还别说,看起来真有画面感。

    不对,他中了变羊术,根本就没说话的能力,除了尖叫之外,什么都办不到。

    克拉苏斯和茉德拉的表情则是凝固了。

    他们居然要和这家伙共事,太可怕了。

    再看看德兰登,太鸡儿惨了。

    “现在,还有没有反对我成为肯瑞托议会议员的?大声勇敢的站出来!”

    现场一片寂静,所有人都低下头。

    现场不是没有勇士,可是此刻他们发现自己不够勇敢。

    和这家伙为敌,真的很恐怖。

    “金,你祝贺你成为肯瑞托议会的议员。”安东尼达斯突然一脸真诚的走过来。

    “关于你刚才承诺的对我……的师弟的赔偿还作数吗?”

    “作数。”安东尼达斯点点头:“除了议员之外,还有一个任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