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玄幻小说 > 孙猴子是我师弟 > 0821 无解的验尸之术(第三更,求月票求订阅)

0821 无解的验尸之术(第三更,求月票求订阅)

    希尔瓦娜斯很确定,点了点头。

    她现在正沉浸在悲伤中。

    温蕾萨则是因为与金肆接触太长时间了。

    所以她比希尔瓦娜斯更了解金肆。

    就像是保罗.安道斯刚来的时候,对奥蕾莉亚说的那句话。

    金肆说的一句话都别信。

    “二姐,你看到他死去的样子了吗?”

    “他化作星光。”

    “和我详细说一下细节可以吗?”温蕾萨说道。

    希尔瓦娜斯娓娓道来。

    奥蕾莉亚都被感动到了。

    只有温蕾萨面无表情的看着希尔瓦娜斯。

    “虽然我不知道他是怎么做到的,不过有一点我可以很肯定。”

    “什么事?”

    “那家伙应该没死。”温蕾萨说道:“在你回来之前,保罗先生和其他的达拉然法师突然说有急事要回达拉然,临走前还非得带走已经下葬的金肆的尸体,我原本以为,他是因为担心银月城的战事被连累,所以才想逃离永歌森林,现在我觉得他不是担心被牵连,而是被某人逼迫的。”

    希尔瓦娜斯的脸色有些难看。

    “这是你的一面之词。”希尔瓦娜斯不相信,或者说是不愿意相信温蕾萨的话:“他没理由骗我。”

    “他骗人需要理由吗?那家伙的坏已经是本能了。”

    “等等……他的尸体不是已经烧成骨灰了吗?”

    “没烧全。”

    ……

    咚咚咚——

    保罗.安道斯敲了敲队伍里运送的棺材板。

    哐——

    棺材板被掀飞了。

    “呼……差点憋死。”金肆从棺材里坐了起来。

    保罗.安道斯看着金肆的眼神复杂。

    当初金肆死的时候,他也曾经伤心过。

    可是金肆没死,他又感觉有些惋惜。

    “金,你为什么突然要离开永歌森林?”

    保罗.安道斯好奇的问道。

    就金肆的那一套,保不准真有机会拿下希尔瓦娜斯。

    难道他突然转性了?

    改邪归正了?

    别开玩笑了。

    他宁可相信,燃烧军团里的那些恶魔突然向善了。

    也不会相信金肆改邪归正了。

    金肆的脸色突然变得惶恐不安。

    “我突然想念达拉然,想念露娜,想念我的小师弟了。”

    保罗.安道斯不相信金肆的话。

    特别是看到金肆的眼神和脸色。

    他相信肯定是发生了什么大事。

    不然的话,不会把金肆吓成这样子。

    “你得手了?”保罗.安道斯问道。

    金肆的脸色更加复杂:“我不想谈论这件事。”

    金肆越是不肯说,保罗.安道斯和一众法师就越是好奇。

    到底发生了什么事?

    金肆平日里为非作歹,胆大妄为,骗财骗色。

    几乎没什么事能够吓的到他。

    也不可能有什么事会让他半途而废。

    可是这次,金肆明明距离得手已经近在咫尺。

    他居然主动放弃。

    这事实在太反常了。

    一群人就像是挠心痒一样。

    恨不得扒开金肆的嘴巴。

    “总之,快点赶路。”

    “天都要黑了。”保罗.安道斯说道:“原地休息吧。”

    “休息个屁休息,继续赶路。”金肆催促道:“才走这么一小段路就想要休息?”

    保罗.安道斯无语的看着金肆。

    以前太阳没下山,金肆就朝着原地休息。

    也很无奈啊,不跑不行。

    突然,金肆心中一动,重新跳回棺材里,盖上棺材板。

    众人都还以为金肆又开始发神经。

    结果就发现后方有急促的马蹄声。

    希尔瓦娜斯追来了,一起来的还有温蕾萨、奥蕾莉亚。

    “三位风行者将军,你们怎么来了?”保罗.安道斯心想,不会是事发了吧。

    不过他倒是一点都不惊慌。

    相反有一种看戏的心态。

    队伍里其他法师也是一样心态。

    希尔瓦娜斯直接跳到拉棺材的马车上,掀开棺材板。

    看到金肆依旧躺在里面,尸体还是过去那样,烧灼非常严重。

    希尔瓦娜斯看着眼前的尸体,心情非常的复杂。

    温蕾萨也跳了上来,看了眼尸体。

    “两位风行者将军,你们要做什么?”

    “我们精灵有个习俗,如果男性伴侣死亡,会将某个器官摘下来浸泡。”温蕾萨笑着说道:“名义上金是我二姐的伴侣,所以这个我想你们应该不介意我们进行这个习俗吧?”

    “呵呵……不介意,请便。”保罗.安道斯幸灾乐祸的说道。

    温蕾萨在希尔瓦娜斯的耳畔小声嘀咕了两句。

    希尔瓦娜斯的脸色有些犹豫。

    “这么做不好。”希尔瓦娜斯说道:“如果他真的死了,对他是一种侮辱。”

    “他没死,相信我。”温蕾萨笃定的说道。

    “可是……”希尔瓦娜斯又看向金肆的尸体:“可是这样子怎么可能还活着?”

    “你如果不愿意亲自动手,我可以代劳。”温蕾萨豪爽的说道。

    “等等……还是我亲自来吧。”希尔瓦娜斯连忙阻止道。

    温蕾萨和奥蕾莉亚挡住一群法师。

    保罗.安道斯想要看看,希尔瓦娜斯是如何求证金肆死活的。

    “两位风行者将军,你们别拦着我啊。”

    “接下来的画面你们还是不看的好,非常血腥,非常残暴。”

    血腥残暴好啊,我们就爱看这个。

    可惜温蕾萨和奥蕾莉亚挡着不让他们看。

    突然,在马车上的希尔瓦娜斯突然惊怒的吼道:“你果然没死!!!”

    原本烧灼严重的尸体,终于还是睁开了眼睛。

    金肆很无奈的看着希尔瓦娜斯。

    他真的没想到,这风行者三姐妹居然这么歹毒!

    居然用这么残暴的方式来判断他是否死了。

    如果当初她们用这个方法的话,早就能确定金肆的死活了。

    这个方法对金肆是无解的。

    只要用出这个方法,金肆绝对露馅。

    而且这个方法即便事先知道,也无法防备。

    保罗.安道斯和一众法师更加好奇。

    希尔瓦娜斯到底用了什么方法。

    居然能够确认金肆的死活。

    要知道,之前金肆可是放在火里烧都没露馅。

    希尔瓦娜斯双眼泪眼婆娑的看着金肆。

    “你之前说的那些话,是不是都是骗我的?”

    “没有,绝对没有,你给我一点时间,我编……解释给你听。”

    “二姐,还有什么好听的,这个混蛋就是在骗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