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玄幻小说 > 孙猴子是我师弟 > 0914 我什么时候冒出个小师妹来了?(第七更,求月票求订阅)

0914 我什么时候冒出个小师妹来了?(第七更,求月票求订阅)

    孙猴子醒来的时候,发现自己正躺在自己的房子里。

    金肆推门进来,孙猴子吓得卷缩到床头,裹着被子看着金肆瑟瑟发抖。

    “你……你怎么在这里?”

    “说什么呢,小师弟。”金肆咧嘴笑着:“我可是你师兄啊。”

    “什么师兄?”

    “我也是灵台方寸山的弟子啊。”金肆坐到床边,手中端着一碗药:“其实,之前对你的那些手段,都是师父让我这么做的。”

    “你胡说。”

    “是真的,师父说你天生没爹没娘,性格暴躁乖戾,目无尊长,目无王法,喜怒无常,薄情寡义,恩将仇报,所以让我去给你一些磨难,希望你能改过自新,重新做猴。”

    孙悟空依旧不信,目光闪烁的看着金肆。

    金肆完全就是在骂自己吧。

    “来,喝了这碗药。”

    “我不喝,你别过来。”

    “乖,喝了吧,养好了伤,还有更多苦难等着你呢,不养好伤,我不方便下手。”

    “你还要来?”

    “是啊,机不可失时不再来,我也不想的,可是你这修为一天一个样,不趁着你弱的时候欺负够,将来肯定要被你伺机报复。”金肆苦口婆心的说道。

    孙悟空翻身跳下床就想逃,金肆一把扯住孙悟空的尾巴。

    “小猴子,你跑不掉的。”

    “师父……救命啊……”孙悟空又开始鬼哭神嚎起来。

    金肆也不急着追:“快点跑,快的再快一点,不然的话,等下又会有铁锅顿猴头汤。”

    孙猴子跑出房子,外面空荡荡的,金肆不急不缓的跟了出去。

    孙悟空绝望的回过头看着金肆:“老大……师兄……”

    “来,喝药。”

    “不喝行不行?”

    他很明白,金肆给的绝对不是什么药,只怕是毒!

    “不喝?可以,我来给你灌肠。”

    孙悟空瞬间哆嗦了起来。

    哭丧着脸看着金肆,他心里恨啊。

    为什么还是打不过金肆。

    每次都这样……每次都觉得好像是快打过了。

    结果每次都被金肆摁在地上摩擦。

    ……

    金肆最近每天就是炼药,以及将练出来的药给孙悟空吃。

    半个月下来,金肆基本上已经掌握了固元丹的炼制之法。

    金肆还是挺高兴的,唯一不开心的就是菩提老祖。

    就算是小修士学固元丹,最多也就十天的时间就能掌握。

    金肆居然用了半个月的时间。

    “师父,你说哪个小修士只用了十天的时间?我不信。”金肆很不服气的问道。

    “你师妹。”

    “什么?我什么时候有师妹了?”金肆脸上写满了不可思议,同时全身都躁动起来:“快将小师妹带出来我看看,让我这个师兄教她几手法术。”

    “玲珑,出来,见见你师兄。”

    一道遁光从远处激射而来,化作一个白衣小可爱。

    白衣小女孩瞪着大眼睛看了看金肆,又看了看菩提老祖。

    然后白衣小女孩瑟瑟的躲到菩提老祖背后。

    金肆脸一黑,这么小个豆丁,太让人失望了。

    看着才三四岁的模样,不过修为不错,已经有化形修为。

    “我很吓人吗?”金肆故作凶相的瞪着小豆丁。

    小豆丁更害怕了,紧紧的抱着菩提老祖的小腿。

    “莫要吓着你师妹。”

    “师父,你什么时候收的小豆丁?”

    “不是我收的,是你。”

    “啥个玩意?”

    “你忘记了吗,当年你在山下捡的那头白狐。”

    “啊,是她啊?”金肆双眼放光的看着小豆丁:“这么小就这么可爱,长大了肯定是倾国倾城,嘿嘿嘿……来,到师兄怀里,让师兄亲一口。”

    “莫要再吓唬她了,她的天赋并不比你当年好多少,要修到九尾,恐怕此生无望。”

    “师父,修为什么的无所谓,她什么时候能长大?”

    “千年之内都不可能,狐妖修行比你这猴妖更难,修为境界决定了体型大小。”

    千年?金肆失望了,不过金肆还是抱着几分希望。

    “小豆丁,你要好好修炼,将来嫁给师兄我。”

    “哇……师父父……人家不要嫁给他。”小豆丁吓得大哭起来。

    金肆脸都黑了,嫁给我很为难你吗!?

    “不嫁也得嫁!你可是我捡回来的,你注定是我小媳妇。”

    “你再吓唬她,我就打断你的腿。”

    金肆故作伤心:“师父,你居然为了她凶我!?果然是只闻旧人哭,不见新人笑,师父,我走了,你不用再来找我了。”

    “滚,滚的越远越好!”菩提老祖臭骂道。

    金肆恶狠狠的瞪着小豆丁:“你别想逃出我的五指山!”

    菩提老祖送出一脚,金肆已经飞出方寸山地界。

    天仙境界和化劫境界没任何区别,至少对菩提老祖来说,该是一脚还是一脚。

    停都停不下来,金肆只能随便打开一个空间之门,然后用脸着地的方式着陆。

    金肆趴在地上许久也没起身。

    全身骨头都散架了一样。

    一直过了许久,一个老外走了过来。

    “你还好吗?”

    这男人有些高大,留着一些胡渣,留着小平头,穿着也比较随意。

    全身都散发着颓废的气息,看起来就像是失败者。

    金肆坐了起来,菩提老祖下手是真的狠……不,准确的说是下脚。

    “这是哪里?”

    “洛拉大街。”

    “我是问哪个城市?”

    “你连自己在哪个城市都不知道?你是偷渡客吗?”

    “算是吧。”金肆左右看了眼:“你要报警吗?”

    “这里是纽约。”

    金肆摸了摸下巴,这是哪个世界?

    “这个世界上有超能力吗?或者魔法什么的。”

    金肆的问题让眼前这颓废男有点懵逼,然后用一种看待神经病的眼神看着金肆。

    “兄弟,你是不是摔坏脑子了。”

    就在这时候远处传来警笛声,颓废男站了起来,看了眼公路尽头闪烁的红蓝光。

    “兄弟,我该走了,如果你被警察抓住,应该也会被遣送回国,你要一起逃吗?”

    金肆看到,这颓废男的腰上别着一口枪。

    “你是做什么的?逃犯?劫匪?还是杀手之类的?”

    “知道太多对你没好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