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玄幻小说 > 孙猴子是我师弟 > 0940 金肆的为人(第一更,求月票求订阅)

0940 金肆的为人(第一更,求月票求订阅)

    奥琳敲开了金肆的房门。

    金肆打开房门,看到奥琳的时候,露出一丝小失望。

    为什么她来参观自己的卧室,还穿的这么整齐?

    “进来坐吧,要不要先去洗个澡?”

    “金先生,我不是来和你上床的。”奥琳冷冷的说道。

    奥琳发现金肆的卧室还真挺大的。

    真不明白,这家伙到底哪里来的钱租这么大的房子。

    有一面墙挂着一大堆奇奇怪怪的冷兵器。

    看起来就像是某些影视作品或者动漫的兵器。

    反正正常人绝对不会用这些兵器。

    至少以奥琳的认知,绝对不可能有人带着这些冷兵器上战场。

    奥琳来到那面挂着武器的墙壁前,伸手去拿一对匕首。

    这匕首的设计倒是很新颖,还有一个放血槽与倒钩,如果比刺中的话,几乎是必死。

    只是,这对匕首单把就有十几公斤重,两把加在一起三十多公斤。

    拿的起来,可是要想自如挥舞起来,简直就是痴心妄想。

    这什么金属,居然这么沉重。

    而且这种材质肯定不适合做武器。

    武器就应该轻便与易使用。

    就比如说,一边拿着军刀,一边拿着这种匕首。

    等挥动着匕首的时候,拿军刀的一方已经把拿匕首的切碎了。

    奥琳又看向一把闪烁着银光的长剑。

    握着剑柄,刚拿下来,

    当的一声,巨大的重量瞬间就让剑锋点在地板上。

    奥琳有些不敢置信,这长剑看着也没比匕首大多少。

    可是重量却重的惊人。

    要说奥琳的力量,经过常年的训练。

    比起成年男性还要大很多。

    可是自己居然无法举起这把长剑。

    提着剑柄,剑尖怎么也提不起来。

    太重了,少说也有一百五十公斤以上。

    突然,一只手握住奥琳的细腰。

    “你对冷兵器有兴趣吗,要不要我教你练剑?”

    奥琳猛然用力,剑锋提起,横扫而出。

    准确的说是甩出去。

    人被剑带着转了一圈。

    金肆连忙避让开。

    奥琳则是连人带剑摔出去。

    她原本就伤痛未愈,这一摔直接就让她瘫在地上。

    金肆蹲在奥琳面前:“你看你,都说了,你要练剑我可以教你的。”

    金肆将奥琳拉起送入怀中。

    突然,金肆感觉什么东西顶着自己的下面。

    “你再动一下,我就让你那玩意报废。”

    “奥琳小姐,你不是送货上门吗?这是什么意思?”

    “我不管你知不知道兄弟会和韦斯利生父的关系,我再和你重申一次,兄弟会是不会放过韦斯利的,而一旦他们对韦斯利动手,那么一定势不可挡,到时候别说是韦斯利,即便是你也无法幸免,带着韦斯利离开纽约才有一线生机。”

    “我也还是那句话,如果你能说服他的话,你可以带着他离开,我是不会帮你说服他的。”

    “你不走,他也不会跟着我走。”

    “我为什么要走?”

    “你不为韦斯利的生命安全考虑,总该为自己考虑吧?”

    “你觉得我这个人怎么样?”金肆认真的问道。

    “卑鄙、无耻、下流、贪得无厌、思想肮脏……”

    “停停停,我是让你公平公正的评价我,不是让你骂我。”

    “我就是在认真的回答你的问题,这不是你想要的答案?”

    “算了,那你觉得我的仇家多不多?”

    奥琳再次点头,这货只要和他相处一天,就已经有无数次想恁死他的冲动了。

    他能活的到现在,那都是一个奇迹。

    “你看,我能活到现在,说明我很擅长苟,即便世界末日,我也会是最后一个死的。”

    奥琳发现自己居然无言以对。

    “兄弟会和你过去的仇家不一样。”

    “不会的,兄弟会,全名应该叫兄弟互助同好会,听这个名字就是一个很友善很有爱的组织。”

    奥琳感觉和金肆再谈下去,也谈不出一个结果。

    今晚的谈话,果然是个失败的决定。

    奥琳转身就打算走。

    金肆一把拉住奥琳:“长夜漫漫,不坐下来促膝长谈一番吗?”

    “不了。”奥琳果断拒绝了金肆的邀请。

    奥琳转身离去,金肆没有再挽留。

    奥琳刚刚下楼,突然感觉脖子一凉。

    “嘘!小声点,如果你不想让自己的脖子上夺一条难看的刀痕的话。”

    这是一个少女的声音。

    奥琳有些恐慌:“不要……不要杀我。”

    刀锋在奥琳的颈部带来一丝寒意。

    “装的这么像,呵呵……不过你最好不要试图拔枪,如果你自信能比我切开你的颈部的速度快的话,就当我没说。”

    “我……我不知道你在说什么。”

    “不知道吗,可爱的小天使。”少女的声音就似地狱里的催命符:“我可是杀过不少你的姐妹。”

    奥琳的心头寒意更甚。

    在她得到的信息里,那天闯入纽约总部的人里,就有一个十六七岁的少女。

    而纽约总部的大部分成员,都是被这个少女杀的。

    “很好,看起来你已经理解了自己的处境,这可以让我们接下来的沟通更顺利。”

    奥琳的大脑里不断计算着反击以及脱困。

    只是,这个少女的各方面都远超奥琳。

    哪怕是头脑,乃至经验,都不是奥琳能够比拟的。

    “小姑娘,你叫什么?”奥琳尽可能的克制着自己内心的恐慌。

    “你可以叫我福克斯。”

    “福克斯,你知道自己在做什么吗?”

    “为上帝净化这个世界。”

    嗯,兄弟会的世界观就是这样。

    而最奇葩的是,他们居然以纺织布上出现的文字作为目标。

    而且对此还深信不疑,只要纺织布上出现谁的名字,谁就是目标。

    特别是兄弟会的资深会员克洛斯。

    而后兄弟会的领导者斯隆决定走市场经济改革。

    克洛斯表示,你这是反传统,然后就和斯隆对上了。

    克洛斯被逼抛妻弃子跑路,韦斯利就落到了金肆手上。

    其实说白了,就是信仰和利益的冲突。

    福克斯也是个坚定的信徒。

    “那位可爱的小朋友在哪个房间?”

    奥琳沉默了半响,指着正前方:“那个。”

    奥琳指着金肆的房门说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