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其他小说 > 听说你很拽啊 > 274、【青州第一剑】

274、【青州第一剑】

    青州,墨门。

    众人在路朝歌的小院外坐下,路朝歌亲自为大家泡茶。

    每倒出一杯灵茶后,他的指尖再石桌上轻轻一点,茶杯便会漂浮起来,然后稳稳当当地落入到他人的手中。

    小秋眼巴巴地看着师兄师姐们都有茶喝,便看向路朝歌道:“师伯师伯!我的呢!我的呢!”

    路朝歌微微一笑,道:“你也要喝啊?”

    说着,他便给小秋也倒了一杯。

    圆脸小鸡崽抿了一小口后,便吐了吐舌头,一张小肉脸皱得跟个圆鼓鼓的肉包子似的,五官都快挤到一起去了。

    “啊,好苦!”小秋大声道。

    她想不明白,为什么这种苦的东西,还有人那么爱喝。

    路朝歌笑了笑道:“你以后就明白了,苦也是一种滋味。”

    说完,他看了看杨树,道:“说说看,下山的这几年里,你都经历了什么?”

    杨树点了点头,回忆了一下后,倒也觉得内容说不上多么曲折离奇,其实就是很简单的事儿。

    杨树从小就听说过,天玄界的四大州,是被海水包围着的。

    对于大海,他有着向往,想要见识一下真正的大海是何等模样,于是便一路向着无尽之海所在的方向而去。

    在小渔村旁,偶遇水鬼,少年杨树明知不是对手,但依然抽剑向前,然后…….被胖揍了一顿。

    他醒来后,便在一处破旧的小院子里,修为也都被封印了。

    一个脾气暴躁的断腿老人,自称自己救了他,然后就将他像仆人一样使唤。

    使唤了几个月后,开始叫他每日都去井边打水。

    杨树是到了后来才知道,这位孤寡老人,竟是传说中的四大神剑之一,是剑尊见到了都要喊一声前辈的人物。

    听完他的经历后,莫东方突然觉得,自己的经历不香了。

    他当初路遇蛟兽,悍然拔剑,然后被蒋新言所救。

    这段经历,他本来还想着等杨树回宗,好好讲给师弟听一听,炫耀一波的呢。

    这下子好了,人家直接遇上个四大神剑。

    不过莫东方转念一想,那救下自己的蒋新言前辈,后来可是成了咱们掌门师伯的道侣呢!

    怀着这样的念头,莫东方觉得——还是本师兄赢了!

    路朝歌想了想后,对杨树道:“杨树,把你本命剑给我看一下。”

    “是,师伯。”对于路朝歌的话语,杨树是绝对的言听计从。

    等到他取出了自己的本命剑,墨门众人便都把目光汇聚到了这柄剑上。

    所有人都清楚,掌门曾经也封剑十年,然后在修为微末之时,便爆发出了堪比第五境的可怕一剑。

    而洛河山修炼的藏剑养剑之术,似乎与曾经的掌门也有几分类似?

    杨树的这把本命剑,剑胚也是由宁盈所炼制的。

    作为天玄界少有的炼器宗师之一,宁盈对墨门可以说是格外的上心。

    洛河山这一脉,对于本命剑的剑胚有着极高的要求,否则的话,是吃不消不断的温养的。

    毕竟剑胚的起点,就已然决定了它的上限。

    这一脉所谓的养剑与藏剑,其实就是把本命剑的力量,给开发到极限。

    墨门若是寻常的下百门,剑胚肯定也都是低等剑胚,那样的话,哪怕洛河山看重了杨树的心性,也不可能收他作为传人。

    因为剑修一生只能有一把本命剑,没法换的。

    若是下等剑胚,哪怕以洛河山的神通,进行强行加强,上限肯定也比不上其他的上等剑胚。

    也正因此,路朝歌此时忍不住在心中感慨了一声:“赞美宁姨。”

    没有这位头上之人的话,门内弟子就要错失机缘了。

    有点想念这位身穿宽松道袍,也可将其撑起的丰腴美妇了呢。

    杨树的本命剑,看着就像是一柄普通的青铜剑,只不过这把剑比一般的青铜剑要稍微短那么一点点,与此同时,它的剑尖也并没有很锋利,反而有一种钝感。

    这把剑的造型,和宁盈出品的其余剑胚一样,都是走的简约风,没有什么花里胡哨的纹路与装饰,但却给人一种不俗感。

    只不过,这把剑,如今是无论如何也拔不出的。

    路朝歌现在若是强行拔出此剑,那么,杨树这段时间的努力也就白费了。

    他细细感受了一下,发现哪怕是他,在不动用全力的情况下,也无法强行将剑拔出。

    这代表着寻常的第五境,根本就做不到这一点!

    “这藏剑养剑之术,果然神妙!”路朝歌赞了一句。

    妖族供奉嗷呜教给他的养剑之术,有点像是这一类的简化版,也是弱化版。

    路朝歌估计了一下,如果自己当初练的是这一套【技能】,那么,封剑十年,一朝出鞘,爆发出的力量或许还能翻上数倍!

    毕竟他可以每日温养,投资了一笔不菲的经验值。

    只是,一生只可出鞘十次,限制实在是太大了。

    这个【技能】太极端,其实不算正途,反而是剑走偏锋了。

    造成的后果便是剑比人强。

    好在本命剑与主人心意相通,且不可能背叛主人。

    路朝歌将杨树的本命剑还给他,开口道:“我若没记错的话,洛前辈应该是只剩最后一剑了吧。”

    杨树点了点头,道:“爷爷说过,说这一剑若是遇不到配得上的对手,他会把它带进棺材里,终生不用。”

    “这话倒是霸道。”路朝歌道。

    他看着杨树,道:“那洛前辈可曾说过,何等境界之人,才配为这一剑的对手?”

    杨树摇了摇头,道:“爷爷倒是没有说过明确的境界,他只说…….反正那酸秀才不配。”

    酸秀才?

    众人微微一愣,转而面露惊诧。

    这说的该不会是剑尊吧!?

    酸秀才,这称呼倒是有点意思。

    杨树回忆了一下,道:“剑尊大人上次来找过爷爷,爷爷倒是有说过,若是有机会使出这一剑,会通知剑尊大人过来观摩感悟的。”

    “嘶——”莫东方忍不住倒吸了口凉气。

    这话…….帅气啊!

    对帅气二字有着强烈执念的黑猴子莫东方,只觉得很是向往。

    而这一剑,究竟是有多强呢?

    众人纷纷在心中想着,就连杨树也想象不出来。

    ………

    ………

    青州边界,无尽之海。

    第九境的龙王从海中冲出,庞大的身躯让人望而生畏。

    寻常的龙兽顶多也就十几米的长度,当初九龙祸世,根据典籍内记载,那九头第八境的龙兽,身躯长度差不多在三十米左右。

    可眼前这头冲出海面的龙王,身躯却超过了百米。

    它所到之处,刹那结冰,空中也下起了冰雪。

    似乎它在哪里,哪里便是冰雪覆盖的世界。

    “果然和上古浩劫是一样。”圣师看着眼前的一幕,开口道。

    根据典籍记载,上古时期也是如此,混沌之眼突然出现后,最先来到天玄界的,是一只第九境的异兽。

    有点像是示威。

    当初的天玄界,本以为只是第九境的未知异兽祸世,这混沌之眼应该就只是孕育这只异兽的可怕之地。

    可时间往后推移了一年,兽潮便出现了!

    真正的浩劫,也由此开始。

    眼前的这一幕与当初极为相似,只不过当年出现的是一头三首火猿王,今日的则是龙王。

    当然,还有更致命的差别。

    当初的天玄界,有青帝,还有数位第九境的绝巅强者。

    一头第九境的异兽,其实是不够看的。

    可如今的天玄界,却已有一万多年未曾出现过第九境的绝巅强者了。

    眼前的这头龙兽,便是此界的巅峰!

    谁又能拦得住它!

    它将给此界带来无尽的恐惧与绝望。

    若放任它冲破此地的屏障,那么,它将给整个青州带来灾祸。

    甚至于,会使得青州化为冰雪覆盖着的世界。

    第九境的龙王悬浮于空中,那三只深蓝色的眼眸俯瞰着下方的众人。

    它的瞳孔与人类的瞳孔有着极大的差别,与蛇类相似,让人看久了会心生凉意。

    就在此时,又有两道身影出现在了中年儒士的身后,来者正是身穿袈裟的罗汉,以及浑身笼罩在黑色斗篷内,不见真容,只能看到一双带着淡淡紫色的眼眸的阴司。

    罗汉身高超过了两米,整个人给人的感觉是异常的魁梧。

    宽松的袈裟披在他的身上,却也被撑得鼓鼓的。

    光头猛男。

    果然秃子看着就猛。

    至于阴司虽然身披黑色斗篷,且看不清真容。可斗篷下的双腿却笔直修长,那双带着淡紫色的眼眸,也充满了魅惑感。

    既神秘,又勾人,有点像是黑夜中躲在暗处的野猫。

    这种遮遮掩掩的感觉,往往能引发男人的征服欲。

    是因为男人喜欢探索神秘的地方吗?

    这是一方面。

    还有另一方面便是成就感。

    你不管是脸颊还是身体,都遮挡的如此严实,连太阳光线都射不到。

    那么,我想试试。

    呵,男人。

    “第九境的龙王。”罗汉沉声开口,铜铃般的大眼里有战意浮现。

    在他眼中,圣师与阴司宛若不存在一样,只有这条可怕的巨龙。

    阴司则也一言不发,她不爱说话,平日里都是惜字如金,能只说一个字,就绝不会说两个。

    就像是那种在聊天时,明明是要说“可以”,偏偏只会一个“可”的那类人。

    四大强者齐聚青州,却都很默契的站在了那位垂垂老矣的残疾断腿老人的身后。

    罗汉看了一眼中年儒士,道:“剑尊,我等真不出手吗?”

    他有点于心不忍。

    中年儒士叹了口气,摇了摇头道:“洛前辈的后半生,皆在等着这一天。”

    当然,倒不是说洛河山渴望浩劫降临,他只是渴望能有一个配得上他最后一剑的对手。

    岸边的四人,让空中悬浮着的龙王眼中浮现出了轻微的重视。

    唯一让它感到困惑的是,那个身处风口浪尖的老残废,怎么敢如此面对自己?

    他身上散发出的气息是那般的弱小,或许在常人眼中,他已是一方强者,可在自己面前,无异于蝼蚁。

    可偏偏这只蝼蚁却眼神睥睨,不可一世。

    洛河山横剑于身前,看向这只龙王,开口道:“第九境也有高下之分,你勉强配得上老夫这最后一剑,但依然让老夫有几分失望。”

    “你很强,比老夫强,比此界任何一人都要强。”

    “但你比我的剑弱!”

    洛河山横于身前的本命剑,震颤了一下,然后出鞘一指的距离。

    一声嘹亮的剑鸣声,在天地间回荡。

    这个断腿老人脾气暴躁,一生桀骜。

    他是个孤儿,年幼时被人打断了双腿,本来是要被扔去当乞儿的。

    原来那人只想打断他一条腿,但这个孩子的眼神实在是过于让人生厌,看着还让人有几分胆寒,最终把他的另一条腿也给打断了。

    后来路遇师尊,被师尊看中,带回了山中。

    他的师父要他编织草鞋,断腿老人年轻时以为师尊是为了磨一磨他的性子。

    他锐意太重,多做点手工活儿,打磨一下。

    可是,却适得其反。

    他太锋锐了,以至于每一次编织草鞋,他心中的不耐,烦闷,以及那股锋锐,便会更甚一筹!

    直到垂垂老矣,直到心性大成,他才明白师尊的用意从来就不是打磨自己,磨平自己的锐气。

    是让他在这个过程中,越发烦闷,越发锋锐,越发想要拔出剑鞘内的那一剑!

    那么,等到他真正拔剑的那一刻,将会是无比的畅快,将会是无比的潇洒,以及……..无限的锋利!

    “编织了一辈子的草鞋,也就最后给那臭小子编织的时候,心平气和了些。”洛河山笑了笑,脸上有了从未有过的慈祥神色。

    洛河山,随师姓洛,名字的意义便是想他护住青州这大好河山。

    他的师尊与中年儒士一样,是个心怀天下之人。

    这断腿的暴躁老人其实并不是。

    毕竟曾经的这个世界,待他并不友善。

    他看到了太多的灰暗。

    这个世界,老夫不喜欢。

    但师恩,要偿还。

    自己这一脉的责任,也要承担。

    更何况,养了一辈子的剑,在编织草鞋的过程中,也养了一辈子的意!

    终要有个结果。

    他不由想起,杨树这小子最爱挂在嘴边的掌门师伯,在封剑十年后,斩蛟兽前,曾说的那句话。

    这句话,在青州可以说是广为流传。

    “生平仅有三尺剑,有蛟龙处杀蛟龙!”

    这位断腿老人仰天长啸了一声,手中的本命剑悍然出鞘。

    浩劫将至,混沌之眼内,出现了第一头异兽。

    浩劫将至,青州剑修洛河山,也斩出了面对异兽的青州第一剑!

    “酸秀才,你且给老夫看好!”洛河山大笑出声。

    “能否观剑入九境,便在今日!”

    .......

    (ps:求双倍月票。)